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天顧有情人 第三十四 中計

作者:殞落星辰分類:女生小說快捷操作: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pdfodn.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31wxw8.com


    自藍笑歌懷中跳下來,龍醉兒打量了下面前彎著腰的兩個人。

    百里瀟寧,娃娃臉,長得很討喜,一雙眼睛賊溜溜的眼睛仿佛會說話一般,一看就是一個愛湊熱鬧的主。

    李逸然,如他的名字一般,俊秀飄逸。他的五官有些陰柔,卻又不是男性的陽剛之氣,給人的感覺很清爽。眼神很清冷,和百里瀟寧兩個人一冷一熱。

    而龍醉兒打量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在打量龍醉兒。

    膚如雪,發如墨,精致小巧的臉蛋,絕美的五官。小巧的身體,柔軟的雙手,花瓶!將龍醉兒上下打量了一遍之后,李逸然和百里瀟寧同時得出了一個答案,那就是,龍醉兒是個花瓶。真不明白,他們主人怎么就看上個花瓶了?

    “你們認為我是花瓶?”從這兩人眼中,不難讀出他們對她的評價。

    “這個……?”接受到主子冷冷的視線,他們沒膽量說是。

    “咔!”“咔!”兩聲,龍醉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廢了他們一人一只胳膊。當然不是真的廢,只是弄脫臼了而已。

    “我這個花瓶怎么樣?”雖然有偷襲的嫌疑,但一對一打的話,他們也不見得能從龍醉兒手上討到便宜。

    “……”靠!這哪里是花瓶啊!根本是個母老虎!也對,要真的是花瓶的話,主人也不可能看得上。

    “咔!”“咔!”又是兩聲,將骨頭給還原了。

    “多謝主母!”聲音倒是很齊。

    “打住!叫我王妃好了。我還很年輕。”上次心系藍笑歌的安危,沒那個心思糾正他們。但再次聽到這個稱呼,龍醉兒不淡定了,她有多老啊!“祖母”還“祖宗”呢!

    “呃……王妃!”他們這個主母貌似很有趣。

    “對了,星羅和星棋呢?”原諒她,她回來后思緒全被藍笑歌給占據了,將那兩個人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若非是今天看見他們兩個,她恐怕這輩子都想不起來星羅和星棋了。

    藍笑歌嘴角抽了抽,她的忘性也太大了點吧。“我讓他們會凌霄閣了。”他們的實力和暗衛的實力差不多,留在這邊用處不大。上次是因為他要離開才派他們來保護她的,如今他回來了,自然由他親自保護。

    “哦!”

    “你們兩個去管家,他會安排的。在王府不用叫我主子。”說完便拉著龍醉兒朝正廳而去。現在已經是傍晚時分,該吃飯了。

    選美比賽正式告一段落,但是那些個皇子公主的,卻似乎沒有離開逍遙的打算,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至于那個卷軸,晉月的人倒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它帶出了逍遙。

    春光明媚,鳥語花香,選美比賽后,逍遙國的皇位之爭徹底拉開了序幕。

    走出醉雪軒,好死不死的,龍醉兒便撞見了她最不想看見的人,云霧九王爺,云飛揚。

    要問這個云飛揚怎么會出現在逍遙王府,答曰,厚著臉皮搬進來的。好歹是別國的王爺,他們總不能拿著掃把把他趕出去?

    這幾天有事無事,云飛揚總喜歡纏著她,氣的藍笑歌和他打了好幾回,毀了好多間院子,弄的龍醉兒現在都不敢見他了。她可不想因為這些莫名其妙的人讓藍笑歌大動肝火,要知道,生氣很傷身體的。

    “我說,你能不能別纏著我了?”她真搞不明白云飛揚為什么老喜歡纏著她,明明不喜歡她來著。

    “不能!這么有趣的女人,我怎么能放過呢!”今天藍笑歌不在王府,正好“調戲”下這個有趣的王妃。

    “你又不喜歡我,干嘛老惹笑歌生氣?”雖然龍醉兒對待感情很遲鈍,但她能感覺的出來,云飛揚不喜歡她,對她純屬好奇。這也是藍笑歌沒有把他趕出王府的原因之一。

    “看他生氣也是件幸事。”要知道藍笑歌是出了名的冰冷無情,似乎沒有任何情緒一般,如今能有件讓他發火的事,他怎么會放過呢!

    “你和他以前是不是認識?”總感覺藍笑歌和云飛揚以前是認識的,他們兩個人,身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而且很了解彼此,這也是為什么她會主動和云飛揚說話的原因。

    “我說不認識你信嗎?”挑了挑眉,他似乎和藍笑歌沒有什么親密的舉動吧?

    “不信!”很堅定的搖頭,信他才有鬼。

    “你為什么不問他?”倚在假山上,云飛揚眼神閃了閃,淡淡的開口。

    “能告訴我的,不用我問他都會告訴我。不能告訴我的,我問也白問。”至今為止,除了一件事,藍笑歌還沒有瞞過她任何事,這件事,讓她心底有些隱隱的不安。

    “我們哪點像認識的了?”怎么看他們都是陌生人,她從哪方面判斷他們認識的?

    “感覺你們好像很熟悉,很了解彼此。”雖然種種跡象都表面他們不認識,但他確實有種感覺,他們認識。

    “沒聽說過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敵人嗎?如果我和他認識,為什么要裝不認識?有必要嗎!”云飛揚從龍醉兒身上體會到什么叫做聰明人犯糊涂。

    “呃……”好像是!但是她就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你家男人來了,要不你還是和他討論下吧!”說完就閃身離開了,今天他不想和藍笑歌打架。

    “又是云飛揚?”雖然只是一抹蹁躚的紅色衣角,但已足夠讓他判斷剛剛的人是誰。

    “嗯!笑歌,你和他以前認識?”雖然是疑問的話語,但卻是肯定的語氣,。說完,龍醉兒仔細的注視著藍笑歌的表情。

    “他說的?算是認識,也算不認識。只是見過幾面而已。”那樣應該算不上認識吧?

    表情很自然,沒有任何變化,連瞳孔都沒有任何變化。難道她真的感覺錯了?

    “或許是我感覺錯了吧!總感覺你和他很熟。”那種熟悉,甚至超過了他和慕容云竹。若說藍笑歌和慕容云竹是最好的朋友的話,那云飛揚給她的感覺就是,像藍笑歌的兄弟。

    “我和他不熟。不過,我和他很像。”雖然看起來他們一冷一熱,但骨子里的東西其實是一樣的。

    “確實很像!”一樣的狂傲,一樣的不羈,一樣的無情。

    “呵呵!今天進宮情況怎么樣?”藍燁揚已經開始為自己聚攏勢力了,想來,這場皇位之爭很快就會進入白熱化階段。

    “能怎么樣!”除了無聊,他想不出別的字來評價這場皇位之爭。

    “每個人追去的東西不一樣,只要他們不惹我們就行了。”煮一壺清茶,笑看世間風云,何樂而不為!為何一定要讓自己活的那么累?

    “若蘭,準備下,我們明天回古國。”他出來的時間不短了,給夠了那些人時間,這次回去,可以做次打清理了。

    “啊……太子哥哥,這么快?”明天就走,她的計劃豈不是不能實施了?不行,她一定要想辦法讓他們多留幾天。

    “我們出來有段時間了。”他是一國太子,不可能長時間停留在一個地方。

    “太子哥哥,再待三天,三天就好!”雖然時間倉促了點,但還是足夠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雙眼銳利的注視著眼前的人,似乎想要將她看透一般。

    “呵呵!沒有!只是回過了我又要被關起來了,所以才想現在多玩玩,我都沒逛過帝都,太子哥哥,就多留三天嘛!”被古傲星盯的有些不自然,撒嬌似的對古傲星說道。

    “那就多留三天。”私心里,他也想多留幾天,再看看那個魂牽夢繞的身影也是好的。

    “嗯!我就知道太子哥哥對我最好了。”低著頭,眼中得逞的笑意一閃而過。老天都在幫她,龍醉兒,要怪,也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天高云淡,這是逍遙最常見的天氣。這逍遙,雨水還真不多,可是逍遙卻并沒有出現過多少干旱的情況,當真是詭異。

    碧湖涼亭,龍醉兒閑來無事,又來喂這些魚了。自從云飛揚住進王府,她就沒那么清閑過,因為他總會煩她。為了防止藍笑歌醋壇子打翻,龍醉兒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躲著云飛揚。長這么大,龍醉兒還沒那么憋屈過。那妖孽,她打又打不過,又不能一槍把他蹦了,只好躲著。

    “參見王妃!”找了半天,總算找到了。以前王妃在王府,多半不是在王爺的書房就是在碧湖,可自從云霧國的王爺來了以后,他就摸不準王妃在哪里了,找了半天,總算是找到了。

    “有什么事嗎?”這個管家是王府的老管家,平常藍笑歌和龍醉兒對他的態度都不錯。

    “回王妃,古國的若蘭公主送來請柬,請王妃去安然居品茶。”安然居是帝都最有名的茶樓,那里環境優雅,是官家小姐以及文人雅士的最愛。

    接過大紅的請柬,龍醉兒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請她品茶?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那個古若蘭貌似對藍笑歌流過口水,有意思,她倒要看看她在玩什么把戲。

    “告訴來人,本王妃等下就過去。”喝一口清茶,轉身出了涼亭。

    半個小時候,龍醉兒一襲湖藍色紗裙出現在王府大門外。三千青絲被一個白玉簪子輕輕的固定了下,飄逸灑脫卻又不失尊貴。

    看著門口的轎子,龍醉兒愣了愣,來這個世界這么久,她一次轎子也沒坐過。

    “王妃,日頭曬,坐轎子過去吧!”看出龍醉兒的疑惑,管家上前溫和的說道。

    龍醉兒抬頭望了下圓圓的太陽,日頭曬?這日頭也曬?不過,她也沒拒絕管家的好意,走上了轎子。

    轎子很軟,抬轎的人也很平穩,坐著還不錯。從王府到安然居,若她走的話,應該十五分鐘就到了,但若是這個轎子的速度貌似很慢,應該要用半個小時。

    閑來無事,龍醉兒在轎子里閉目養神,迷迷糊糊居然睡著了。

    “啟稟王妃,安然居到了。”

    “嗯!”清清冷冷的聲音,完全不像是剛剛睡醒的人的聲音。

    掀開轎門,一個清冷絕色的人出現在人們眼前。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好美的女子!

    娥眉淡掃,唇不畫而紅,一雙眼睛,若冬日里的冰雪,清澈透明卻寒冷刺骨。

    安然居的侍者看著走過來的龍醉兒,愣了愣,然后職責的攔住了她。他可不想這位小姐受罰。“抱歉,這里今天被古國的公主包下來宴請貴客,請問小姐有請柬嗎?”

    拿出一張紅色的請柬,直接遞到了侍者手中。

    “參見王妃娘娘!”侍者接過請柬打開一看,嚇了一跳,馬上跪下行禮!居然把逍遙王妃攔下了,他是閑命長么?

    “帶我過去吧!”來古代這么久,她還是不適應這些人動不動就下跪。雖然她不會認為什么人生來平等,但卻不怎么喜歡這種太過于懸殊的尊卑觀念。

    “是!是!請王妃跟小的過來。”連連稱是,立馬站起來帶著龍醉兒往二樓而去。

    雅間,淡淡的檀香氤氳,四個角落擺著一些盆栽。雅間總共有兩間房,一間中間放著一張雕花圓桌,四周放著些同花色的椅子。靠近里面,放著一架古箏,而古箏后面,是一張方形桌子,上面放著文房四寶。而另一間則是放著幾張軟榻,供人們累了躺下。

    房間的四周,分別掛著梅蘭竹菊,整個雅間的布局都一清雅為主,畢竟,安然居是以優雅著名的。

    將龍醉兒帶到了雅間之后,侍者便退下了。

    遞過請柬,屋外守著的兩個丫鬟接過一看,立馬跪下行禮。

    “咚咚咚!”

    幾聲規律的敲門聲后,屋內響起了一個好聽的女聲。“何事?”

    “回稟公主,逍遙王妃來了。”

    “快請!”

    音落,丫鬟推開了門,將龍醉兒迎了進去。

    看了眼里面坐的人,龍醉兒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里面除了古若蘭和斛律夢竹以外,居然還有七公主藍嵐和司徒靈!有意思,把對自己有意見的人都召集起來了。

    華服錦衣,尊貴優雅,不愧是大家閨秀。舉手投足間,無不顯示著良好的休養。

    “逍遙王妃好!”

    “參見逍遙王妃!”

    “逍遙王妃好!”

    聽著此起彼伏的聲音,龍醉兒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這些女人,明明極為不愿,卻還是規規矩矩的向她請安問好。

    “嗯!”輕輕嗯了聲,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她今天來的目的,不外乎想看看古若蘭玩什么花樣,打發下無聊的時間而已,和她們打太極,她沒興趣。

    本來有一大堆話要說的人,見龍醉兒這幅冷冷淡淡的樣子,卻不知要從何開口。

    “六皇嫂這架子太大了些吧!好歹是若蘭公主請客,皇嫂遲到半個多時辰,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喝一口清茶,藍嵐率先將矛頭對準了龍醉兒。她就是不喜歡龍醉兒,討厭她那幅冷冷淡淡的樣子,也討厭她的絕世容貌。

    “是嗎?那抱歉,勞煩若蘭公主和七公主久等了。”說著抱歉的話,但哪有半點抱歉的樣子。

    藍嵐啞然,她還以為龍醉兒會找什么借口推脫,誰知道她直接道歉了,這讓她怎么接話?

    “呵呵!不礙事,王妃能來就已經很給若蘭面子了。”古若蘭眼中的怨恨一閃而過,但表面上卻裝的溫婉賢淑。

    冷然一笑,還真能裝。若這些女人放到那個時代,絕對是演藝圈的大紅人。

    “呵呵!閑來無事,靈兒給各位彈一首曲子吧!”見即將要冷場,司徒靈趕緊開口。

    “那就有勞司徒小姐了。”古若蘭對著司徒靈淡淡一笑,優雅的說道。公主就是公主,一顰一笑間,都顯示著良好的休養。

    “若蘭公主客氣!”說完,優雅的起身,蓮步輕移,慢慢的走到古箏旁坐下,輕輕彈奏了起來。

    “參見七公主,王妃娘娘,若蘭公主,夢竹小姐,靈小姐!”一個丫鬟走進來,恭敬的向在座的人行了個禮。

    “翠兒,什么事?”

    “回稟公主!”說完便湊到藍嵐耳邊小聲說道。

    藍嵐臉色變了變。“若蘭公主抱歉了,本公主有事要先行離開。”

    古若蘭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客氣一笑,“呵呵!七公主不比介意,有空去古國做客。”

    “六皇嫂盡興!藍嵐先行告退。”說完便和丫鬟離開了雅間。

    并未錯過古若蘭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龍醉兒懶散的靠在椅子上。這些女人倒是驗證了一句話,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司徒靈和古若蘭都喜歡藍笑歌,明明是情敵,但卻可以為了對付她而聯手。

    至于藍嵐,她還真想不通哪里惹到這位公主了。要說她和藍嵐也只見過一面而已,就算藍嵐討厭她,也不至于要到對付她的地步啊!想不明白,女人心海底針,還真是沒說錯。

    “靈兒獻丑了。”盈盈一拜,款款落座。

    “哪里!靈兒姑娘琴技精湛,猶如仙樂。”放下茶杯,古若蘭端莊得體的說道。

    “若蘭公主說笑了!靈兒的琴技哪里比的上公主。”柔柔的聲音,猶如清風吹拂,很動聽。

    龍醉兒在心底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無聊!簡直無聊透頂!她腦殘才答應來的。

    “呵呵!聽說王妃也會彈琴,不知本公主是否有幸能聽上一曲?”

    “這倒奇了,本王妃從未在別人面前彈過琴,公主是從何聽說的?”她彈過琴,但卻從未用龍醉兒這個身份在公眾場合彈過琴,知道她會彈琴的,不過區區數人,她還真是能瞎掰。

    “王妃不會彈琴?”古若蘭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過,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龍醉兒。而其余兩人,也皆是一臉“不可置信”。

    “若蘭公主是聽不懂人話嗎?本王妃只說沒在別人面前彈過琴,并未說過本王妃不會彈琴。”嘴角勾起一抹譏誚,既然有人找抽,她不抽似乎說不過去。

    “你!”臉上的微笑終于掛不住了,臉黑的不能再黑,眼中也滿是狠毒之色。想到什么,臉上的黑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詭異的笑容。她到要看看,她能囂張到何時。

    “既然王妃會彈琴,不如給我們彈一曲如何?就當為我和夢竹送行?”恢復到剛剛的典雅大方,古若蘭繼續開口。

    “抱歉,本王妃不喜歡在陌生人面前撫琴。”要她撫琴?她們是哪根蔥!

    “逍遙王妃未免太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了。”終于忍不住,古若蘭怒氣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來。

    “公主說這話之前,要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們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資格讓本王妃為你們撫琴?”冷眼一掃,龍醉兒不徐不緩的說道。明明很和緩的聲音,卻帶著濃重的壓迫之感。

    被龍醉兒掃到的古若蘭臉色白了白,好冷的眼神,太子哥哥的眼神都沒有這么冷。她似乎小瞧龍醉兒了。

    “呵呵!王妃大人有大量,若蘭公主年幼不懂事,冒犯了王妃,還望王妃見諒。”溫柔一笑,一旁的斛律夢竹起身扶住身形有些不穩的龍醉兒,大方得體的說道。

    “若無事,本王妃先走了。”說完便起身朝外走去。

    但沒走一步,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來,龍醉兒便知道,自己中招了。

    “呵呵!王妃今天恐怕走不了了。”帶著得逞的笑意,古若蘭婀娜的走到龍醉兒面前。

    扶著桌子,龍醉兒看著面前笑得得意的古若蘭,心中暗恨自己大意。沒想到這個女的居然敢明目張膽的對自己下毒,她就不怕牽連她的國家。“是嗎?我走不了又如何?”

    “呵呵!你說呢?”眼中的猙獰與瘋狂一閃而過,她待會就會讓她知道,她會如何!

    古若蘭眼中的瘋狂讓龍醉兒心一驚,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沒來得及做什么,人就昏了。

    “若蘭你瘋了!”見龍醉兒昏了過去,斛律夢竹才如夢初醒。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照我的話做就可以了。”

    古若蘭森然的眼神,讓斛律夢竹心頭一跳。如此瘋狂的古若蘭,是她以前從未見過的。“你瘋了是不是!逍遙王是隨便能惹的人?你想讓整個古國為你陪葬嗎?”她嫉妒龍醉兒,但她卻不會那么不理智的去對付她。逍遙王,不是他們一個古國能招惹的。

    “難道你不想要太子妃的位置了?只要你按照我說的話做,我保證,太子妃的位置是你的。我是古國的公主,怎么會不為自己的國家考慮呢?計劃我早就想好了,保證萬無一失,古國絕對不會有事。”不在是剛剛的森然,此時的古若蘭變的柔和無比。此時的她,就像是一個在誘拐小白兔的大灰狼。

    “真的?”將信將疑,古若蘭一直都不是個很有腦子的人,對于她的話,斛律夢竹一百個不信。

    “呵呵!這可是我和藍嵐公主,司徒小姐一同想出來的計策。有藍嵐公主在,你還怕什么?”掃了一旁的司徒靈一眼,示意她說些什么。

    “夢竹小姐放心,此事絕對萬無一失。”眼睛一閃,司徒靈輕巧的說道。只要除掉龍醉兒,逍遙王妃的位置遲早是她的,至于古若蘭,蠢貨一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你要我怎么做?”聽完她們的話,斛律夢竹動心了。對于龍醉兒,她同樣是欲除之而后快。

    “很簡單,我們這樣!”幾個女人湊在一起,小聲嘀咕道。

    “什么?我不答應。”聽完她們的計劃,斛律夢竹高叫一聲,憤恨的盯著古若蘭,這件事她絕對不答應。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了自然就沒什么新鮮感了。你別忘了,我哥的身份,他永遠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還是,你想他一輩子都心心念念著這個女人?”斛律夢竹的反應顯然在古若蘭意料之中,勸她的臺詞,似乎早就想好了。

    “可是?”把自己愛的男人送到別的女人床上,是個女人都做不到。

    “沒有可是。為了古國,太子哥哥一定會配合你。而且這次你救了古國,在太子哥哥心中,你會是怎樣的地位?”見斛律夢竹動搖,古若蘭又拋出了一個大餡餅。

    “好!我答應你,我馬上去辦。”咬咬牙,斛律夢轉身出了安然居。得不到太子哥哥的心,她也要在他心中變的不一樣。

    斛律夢竹走后,古若蘭和司徒靈相視一笑,龍醉兒,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夢竹,你說的是真的,她真這么說?”皺了皺眉,總覺得事情有些奇怪,龍醉兒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真的!她說想要謝謝太哥哥上次在舊屋幫過她的事。”上次半夜古傲星和龍醉兒他們一起出去的事她們還是知道的。

    “嗯!”不再說話,兩人快速朝著安然居而去。

    推開門,入目是一片狼藉。打翻的茶杯,東倒西歪的座椅,掉了的掛畫,還有躺在地上,頭上不斷淌血的龍醉兒。

    “醉兒?”

    刺目的鮮紅讓古傲星慌了神,快速跑過去,抱起她的上半身,探了探鼻息,確定她只是昏迷才將提著的心放下。

    “我去請大夫。”斛律夢竹說完就“慌慌張張”的往外跑去,連給古傲星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眼中幽光一閃,古傲星將龍醉兒抱起,放到另一間房的軟榻上。

    拿過一旁的毛巾敷在她的額頭上,幫她止血。

    凝視著她蒼白的小臉,緊皺的眉頭,心不由生生的疼了起來。躺在床上的她,猶如一個瓷娃娃一般,仿佛隨時都會破碎。這樣虛弱的她,是他不曾見過的,卻更加心疼起來。

    “醉兒,醒醒!”看著她逐漸變紅的小臉,古傲星慌了。怎么會這樣?難道是發燒了?

    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體溫確實有些偏高,難道真的發燒了?“該死,大夫怎么還沒找來?”低咒一聲,便起身往外走去。不料卻被一只柔軟的小手抓住。

    轉身,一雙朦朧而嫵媚的眼睛撞擊了古傲星的眼中。

    古傲星心口一緊,這樣的龍醉兒還真不是一般的勾人。而就在這時,古傲星的身體起了變化,但眼中卻不見**,只有暴虐的殺意。

    “笑歌,熱!”迷離的雙眼,似乎看見了自己最愛的人!

    輕輕的呢喃傳入古傲星耳中,瞬間,他感覺自己的心一片片的碎裂開來。那迷蒙的雙眼中,除了藍笑歌的身影,再無其他。

    正想掙脫龍醉兒的手離開,卻不料龍醉兒突然起身,欺進了他。

    淡淡的幽香傳入他的鼻中,使他整個人都燃燒了起來,頭腦也瞬間變的模糊。

    “滾!”瞬間,房間的溫度突然降至冰點,一股恐怖彌漫開來。

    猝不及防間,古傲星被龍醉兒推倒在地。

    抬頭,殺意全消,而龍醉兒則是摔倒在了地上。因為動作過大,頭上的毛巾掉了下來,原本止住血的傷口也裂了開來,往外滲出了鮮血。

    “醉兒!”

    恢復神智的古傲星離開跑到她身邊,想要止住她頭上的血。卻不料他剛一伸出雙手,就被龍醉兒緊緊的抓住了,那手上的力道,似乎要將他的雙臂捏斷一般。

    明明迷離的眼中閃著渴望,但她卻死死的抓著他,不讓他靠近。這一刻,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龍醉兒對藍笑歌的愛,到底有多深!手臂似乎不那么痛了,因為外在的疼,怎么也比不上心中的痛。

    “啊!”一聲尖銳的女聲,驚醒了思緒遠飄的古傲星。

    轉頭,便見屋內站滿了人。

    “藍笑歌,你到底在做什么?”看見云飛揚身后那抹紫色的身影,古傲星怒了。他就不信藍笑歌看不出來他們現在是怎么回事。

    藍笑歌沒有說話,只是身邊四周的溫度降低了幾分,好似寒冬臘月一般。

    “這話應該我們問吧,古太子!”衣袖一拂,藍嵐冷冷的開口。對于藍笑歌身上的冷氣,藍嵐只以為是針對于龍醉兒的。

    屋內的兩人,一個坐在地上,一個半跪著。古傲星的雙手扶著龍醉兒,而龍醉兒的雙手則是緊緊的抓著古傲星的雙臂,兩人的身體只差幾厘米便貼在一起了,那樣子,怎么看怎么曖昧。

    “藍笑歌,你在懷疑她?”若他懷疑她,哪怕只有一點,他都不配得到龍醉兒的愛。

    “古太子,你們這個樣子,很難讓人不懷疑吧?”無視身后刀子般的眼神,云飛揚懶懶的說道。

    “太子哥哥,到底怎么回事?”斛律夢竹跑了進來,半跪在古傲星旁邊開口問道。

    “幫我拉開她。”不是他不想推開龍醉兒,而是他根本沒有力氣。

    “好!”雖然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沒有朝意料之中發展,但此時她不得不拉開龍醉兒。

    伸手便去拉龍醉兒的手,不料剛碰到她的手,條件反射一般,龍醉兒直接將她的手甩開,力道之大,讓斛律夢竹整個都倒退了一步。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斛律夢竹的刺激,龍醉兒清醒了幾分,另一只手也放了開來,整個人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被放開的古傲星也癱軟在了地上,他實在沒什么力氣了。

    “太子哥哥!”見古傲星倒下,斛律夢竹立馬過去扶住他。

    斛律夢竹香軟的身子一接近過傲星,他便有些把持不住了。

    “帶我離開。”

    “嗯!”輕輕嗯了聲,斛律夢竹扶著古傲星往外走去。

    明眼人一看便知古傲星的情況,也沒誰攔他們。

    門口,古傲星掃了一眼藍笑歌,卻發現他眼中除了心疼以外,就是暴虐的殺意。看著他僵硬的身體,似乎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過,他現在根本沒有力氣給他解開穴道,想來是云飛揚點的,也不會如何。

    “呵呵!何必忍的這么辛苦呢?”走進,云飛揚伸手挑起龍醉兒的下巴,樣子很是邪魅。

    迷蒙的雙眼看著眼前的人,感覺到臉上的冰涼,忍不住想要靠近眼前的男人。

    見龍醉兒朝他靠近,眼中的厭惡一閃而過。女人都是這樣的嗎?

    兩人的唇只距離幾厘米遠了,馬上就要碰到一起。

    屋外的藍嵐眼中閃過一抹快意,而一旁的藍笑歌,身上的殺意越來越濃。

    眼中幽光一閃,出于對危險的敏銳反應,云飛揚本能的閃開了。

    “啊!”一聲慘叫,云飛揚身后的藍嵐不會閃,直接中槍倒地。

    “噗……”噴出一口鮮血,藍笑歌強行沖開了自己身上的穴道。

    “云飛揚你找死!”閃身,毫不留情的一掌將云飛揚給拍飛了。

    “醉兒!”伸手將地上意思已經模糊不清的人抱起,看著她額頭上的傷,除了心疼還是心疼。該死的云飛揚居然敢點他的穴道。

    意識不清的人原本想要出手,卻在感覺到熟悉的氣息之后,放松了自己。

    抱著龍醉兒,幾個閃身消失在了人們眼前。原地,只留下了半死不活的云飛揚,死不瞑目的藍嵐,還有個嚇傻了的大夫。

    “凌瀟,用最快的速度把御醫找來!順便讓人去找慕容云竹過來。”

    “是!”清風拂動,人已在十丈開外。

    按住她亂動的身子,將她放在了床上,接過一旁丫鬟遞過的毛巾,輕柔的擦拭著她頭上的傷口。

    “你先下去。”

    “是!”

    被按住的龍醉兒不安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當她是圣人啊?“笑歌,我好難受!”氣吐如蘭,媚眼如絲,說的就是現在的龍醉兒。

    “乖!先讓御醫幫你把傷口處理了。”他怎么會不知道她難受呢!但她額頭上的傷必須要處理。

    “好熱!”床上的某人壓根就聽不見藍笑歌在說什么,她只知道她現在很難受。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他按住自己的手掰開,像泥鰍一樣,纏在他身上,吻上了他冰涼的唇。

    接下來一切,即使順其自然,也是理所應當。

    當凌瀟將太醫領到門前,聽到里面少兒不宜的聲音,冰山似的臉紅了紅。

    “咳咳……胡太醫先到旁邊客廳等等吧!”說完便領著太醫往旁邊的客廳而去。

    看著旁邊熟睡的某人,藍笑歌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定力是不是太差了些,居然那么容易就給她誘惑了!搖搖頭,起身為她穿上睡衣,然后穿好衣服,開門走了出去。

    “管家!”出門不遠,便在院子里遇到了管家,倒省的他跑了。

    “參見王爺!”

    “云竹有沒有來?”這么晚了,慕容云竹應該過來了。

    “回王爺,在書房!”

    “嗯!讓他來這邊找我,順便準備些吃的送過來。”說完,便轉身回了臥房。

    “沒什么大問題!她怎么會中古國特有的迷幻藥?雖然身體里的成分很淡了,但還是能看出來一些。”最近他一直不在狀態,對于外界的事也不是很關心,若非今天笑歌讓人找他,他還在醉生夢死中呢。

    “古國特有的迷幻藥?!”輕輕一笑,讓人不寒而栗。“最近你就別回竹居了。過兩天和我們一起去晉月。”

    身體輕輕一震,“好!”說完,便頭也不回的出了醉雪軒。

    早上,溫暖的陽光輕輕打在床上一對相擁的人兒身上。男子懷中的女子輕輕動了下,似乎將要醒來。

    “咝!”輕輕一動,帶動了頭上的傷口,女子發出了一聲輕微的低呼聲。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聽到女子的低呼聲,男子瞬間便清醒了過來。立馬放開她的身子,查看有哪里不對。

    “頭痛!”軟軟糯糯的聲音,似乎帶著撒嬌的意味。

    “我揉揉。”溫和的大手慢慢撫上了她的小腦袋,有一下沒一下的揉著。

    “醉兒,先起床,吃點東西。”感覺懷中的人又快睡著了,藍笑歌立刻開口將她叫醒。

    “哦!好!”雖說著好,但卻一點也沒動。

    “你啊!”刮了刮她的鼻尖,藍笑歌直接起床,伺候起某只懶豬。

    早餐吃到一半,管家就匆匆來報,說是古傲星求見。

    “讓他在大廳等著。”他沒找他,他到找上門來了。

    “是!”說完便恭敬的退下了。

    “還要睡嗎?”吃完早餐,藍笑歌并看了眼懷中臉色依舊有些蒼白的人,小聲問道。

    “不睡了。”她本就不是一個喜歡睡覺的人,沒他在,她有什么好睡的。

    “那我們去見見他。”說完便抱著龍醉兒往前廳而去,不用說也知道這個他指的是誰。

    一身玄色衣裳,古傲星就那么靜靜的站在大廳中央,身上,散發這莫名的悲哀之氣。

    見一身紫衣的藍笑歌抱著龍醉兒出現在大廳,心中又是一痛。這個只有幾面之緣的女子,他真的愛上了。若那個夜晚,他不是獨自離去,而是將她帶上,現在她會不會是他的?

    抱著龍醉兒在椅子上坐下,也不開口,只是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看著古傲星,讓人有些脊背發涼。

    “你要怎樣才會放過古國?”看著龍醉兒蒼白的小臉,以及她額頭上纏著的紗布,古傲星便知道,這事沒那么容易善了。古若蘭,他原以為她有幾分頭腦,沒想到居然會愚蠢到這種地步。這次帶她出來,是他做的最愚蠢的決定。

    “對古國我不感興趣,對古若蘭我很感興趣。”她不是好人,但還不至于因為一個白癡女人愚蠢的錯誤而讓古國那么多百姓為她陪葬。

    “謝謝!古若蘭和斛律夢竹我會交給你。”感激的看了眼龍醉兒,他知道,若非是她的話,古國肯定免不了一場戰亂之苦,甚至是滅亡之災。

    “要謝謝你自己吧!”對于昨天的事,她不是完全沒有記憶,古傲星并沒有對她做什么過分的事。如若不然的話,現在估計是具尸體了。不過她記得她后來好像有開過槍,為什么開槍卻是不記得了。

    “能不能問你個問題?”他真的很好奇,那種情況下的她,怎么還會分得清誰是誰。

    “什么?”

    “中了迷幻藥的你是如何分辨清誰是誰的?”古國的迷幻藥,和普通的春藥不同,中了這種藥,無論看見誰,都會當做是自己最愛的人。從昨天龍醉兒看見他后的那聲低喃就可以判斷出來。

    “氣息!”雖然在她眼中,他們都是藍笑歌的樣子,但身上的氣息卻不同。藍笑歌身上那股淡淡的竹葉香,她是怎么也不會弄錯的。

    “呵呵!我知道了,告辭!”苦澀一笑,古傲星轉身,瀟灑的離開了逍遙王府。其實自從知道龍醉兒是逍遙王妃以后,他便打消了對龍醉兒的念頭。他不僅是一個人,還是古國太子,他不得不為古國考慮。

    “笑歌,我昨天是不是開槍了?還打死人了對不對?”那聲尖細的女子慘叫聲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難道是因為那個女的碰了她,所以她才開槍的?

    “藍嵐死了。”若非是云飛揚閃的快,現在死的就應該是他了。

    “你父皇沒找你麻煩?”雖然藍嵐該死,但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打死,藍帝怎么樣也會追究吧?

    “只是誤傷。我已經進宮跟他說過了。”早上天還未亮他就進了一趟皇宮。藍嵐雖然死有余辜,但好歹是個公主,他不得不進宮和那老頭說聲。

    “當時到底怎么回事?”模糊不清,越到后面的事她越記不得了。

    “當時藍嵐帶我們到安然居的時候,正好看見你和古傲星一坐一跪在地上僵持著,我本來想過去的,卻不料被云飛揚點了穴道。古傲星走后,云飛揚想要‘調戲’你,結果沒想到……他速度快閃開了,可是卻打到了他身后的藍嵐身上,事情就是這樣。”雖然的很簡略,也省略了很多,但已經能讓龍醉兒弄清楚整件事的經過。

    “云飛揚干嘛‘調戲’我?”她自然是知道這個“調戲”還有著別的意思,不過云飛揚為何要點了藍笑歌的穴道來調戲她?

    “這就要問他本人了。”依他看,云飛揚昨天的成分試探居多。

    “嗯!我會‘好好問’的!”敢“調戲”她,她會好好回報他的。

    “呵呵!醉兒,過兩天你傷好了,我們啟程去晉月。”從逍遙到晉月也要一個多月將近兩個月,早點出發,路上還可以玩玩。

    “好!”有些犯困的在他懷中打了個哈欠,蹭了蹭,找個舒服的地方,會周公去了。她覺得他的懷抱能催眠,靠在他懷里她就想睡覺。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pdfodn.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31wxw8.com

  鄰居小說:定天下 相府主母不好當 紅妝淚:花魁王妃要弒夫 逃妻乖乖讓我疼 總裁之豪門啞妻 重生豪門家族 溺寵——王牌太子妃 腹黑的妖孽們 異界之玄天劍皇 農家釀酒女 拽妃誘拐呆王爺 重生之前妻的誘惑 御寵 盛世纖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重生后宮冷妃 皇家黑道王子部 妙手傾天下 美女請留步 我們是兄弟
  推薦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亂世清歌 鳳殤 一世輝煌 邪魅總裁復仇妻 中醫揚名 美女收藏家 官場預言家 瘋狂御戒 重生之妖孽人生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挂牌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