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天顧有情人 第三十三章

作者:殞落星辰分類:女生小說快捷操作: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pdfodn.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31wxw8.com


    無奈的搖搖頭,抱著她躺在床上,自己也開始睡覺。

    沉穩的呼吸聲此起彼伏,兩個人似乎都進入了熟睡當中。

    是誰,率先睜開了那雙清亮的眼睛,久久的凝視著旁邊的人,那眼中,似有化不開的悲傷。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這天估計是帝都最熱鬧的日子。

    中心廣場,這里歷來都是帝都舉行選美比賽的地方,今年也不例外。

    偌大的廣場已經人滿為患了,中間是一個一米高左右的舞臺。舞臺是方形的,很大。舞臺正前方,是一排排的座椅。前方正中央,是一些豪華座椅,往年也有一二十個,而今年卻多些,有五六十個左右。而其他地方,則是一些普通的座椅。

    若問廣場什么最多,答曰,不是美女,而是玫瑰花。第一美女的選拔,評定,除了由裁判評定之外,還由誰得到的花多花少為勝。自然,不是每個人都能送花,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無限送。

    往年的裁判,都是從各大妓院中選出的人,而那些人,事先絕對不會公開,各個妓院的老鴇也絕對不會透露,畢竟,行有行規。

    當龍醉兒和藍笑歌來到廣場,看到滿場火紅的玫瑰時,眼角忍不住抽了抽,她發誓,這輩子她都沒看到過這么多玫瑰花,真的是晃得人眼疼!

    “逍遙王好!”

    見龍醉兒和藍笑歌走來,古傲星掩下眼底的思緒,微微一笑,和他們打了聲招呼。

    掃了古傲星一眼,藍笑歌拉著龍醉兒快速從他身邊走過,那樣子頗為孩子氣。

    而古傲星旁邊,還想和他打招呼的古若蘭還未開口,話硬生生給憋回去了。

    “原來是逍遙王,久仰大名。”

    “xx國的太子,不重要。”一如既往的掃了一眼,走了過去。

    “九王爺!”臨近中間,藍笑歌牽著龍醉兒在一名慵懶的紅衣男子面前停了下來,輕輕上揚的語調,有些意味不明。

    “逍遙王好福氣啊!”被稱作九王爺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揚,一雙桃花眼肆無忌憚的的打量藍笑歌旁邊帶著斗笠的龍醉兒。

    “九王爺難道不是嗎?”掃了眼云飛揚懷中的妖媚女子,藍笑歌冷聲說道。

    “怎么也沒王爺有福氣啊!”懶懶的伸了個懶腰,云飛揚意有所指的說道。

    “那倒是!”說完,便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因為他旁邊正好有兩個空位。

    “這位就是笑歌的王妃?怎么還帶著面紗啊!”突兀的,一個渾厚,略微輕佻的聲音響起。

    龍醉兒循聲望去,便看見隔著藍楓景的一身錦衣的男子。他二十七八歲左右,面容姣好,唇紅齒白,不過身上的陽剛之氣也很濃,一點也不會讓人混淆他的性別。眉宇間,有幾分藍帝的影子。

    “他是誰?”雖然猜到是藍笑歌的皇兄,但卻猜不出是哪個皇子。

    “藍崖宇,三皇子。”微微皺眉,藍笑歌很不喜歡藍崖宇輕佻的語氣。

    “呵呵!三皇兄,弟妹畢竟是王妃,拋頭露面總歸不好。”微微一笑,有如三月春風一般!太子對著旁邊的藍崖宇說道。

    “喲呵!太子不是一向和六弟不和嗎?如今怎么為他的王妃說起話來了,莫不是?”藍崖宇話故意說了一般,留個人無限遐想。

    冷冷的,藍笑歌如冰一般的眼神掃向藍崖宇。“生活太舒服了么?若太閑的話,本王不介意讓父皇分點事給你做下。”其中的威脅意味不言而喻。

    藍崖宇吞了口口水,雖然外面都在傳聞他這位六弟很寵他的王妃,他還不信,怎么看藍笑歌都不是一位會憐香惜玉的主,如今看來是真的!他這六弟還真護這位六弟妹。

    “我只是想說太子莫不是和六弟你和好了而已!絕對沒有其他意思。”他絕對不會傻到去踩藍楓景和藍笑歌的底線,他還想逍遙幾年呢!對于皇位,他沒興趣,他有興趣的,只是美女。

    短短幾句話,就讓人對逍遙國的皇室有了個大概了解,準確的說,是對藍笑歌在逍遙的影響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笑歌,剛剛那人是誰?”湊到藍笑歌耳邊,龍醉兒小聲的問道。對于藍崖宇他不感興趣,但對于剛剛那個紅衣男子很感興趣。那個男人,相當不簡單。

    “云霧國九王爺,云飛揚!戰神王爺。”轉過頭,便對上了云飛揚那張妖孽般的臉,藍笑歌嘴角微微上揚,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到人心底直發毛。

    “就是你上次說的那人?有趣!”這個云飛揚來逍遙的目的應該不是天火一族的秘密,那他是因為什么來的?“晉月沒來人?”

    “后面!”第一排坐的都是皇子公主什么的,后面坐的才是大臣一類的人物。

    “哦!一個個都是人精!”民間活動,坐位根本不會有那么多規矩,而如今他們所坐的這快區域,都是些重量級人物,沒有一個紈绔子弟,也沒有一個江湖人物,很明顯是有人嗅到了貓膩,故意弄出來的。要說是逍遙皇室弄出來的,她認為不太可能。如果是皇室弄的話,應該會更好。

    “呵呵!笑歌,這里暗處有多少人?”一進入會場她就感覺到暗處有很多強大的氣息,人還真不少。

    “一千人!雖然這些皇子是秘密進入逍遙的,但如果死在逍遙的話總不好交代。”如果他們逍遙沒發現他們的話,他們的死活自然與他們無關,但如今在這種場合下,他們的安全逍遙就不得不重視了。

    “這些事是太子做的,還是你做的?”好吧!她承認,她是太頹廢了一點,不過這些事情也輪不到她來關心。

    “你認為我這段時間在忙什么?娘子也太不關心為夫了。”說完,還控訴的看了眼龍醉兒。

    “咳咳!”尷尬的咳了咳,對于藍笑歌控訴的眼神,龍醉兒有些心虛,貌似,她好像是有點不關心他了。“沒有下次了。”

    “娘子要覺得愧疚的話,今晚好好滿足下為夫吧!”一雙迷人的眼睛,火熱的看著龍醉兒,似乎要將她燃燒了一般。

    雖然看不見她面紗下的樣子,但藍笑歌肯定,龍醉兒現在的臉色一定已經紅的滴血。

    “你……”龍醉兒氣結,別過了臉。因為她在不別過臉的話,一定會被藍笑歌的眼睛盯的燒起來。即便是這樣,她的臉色也不是正常的白色就是了。

    微微一笑,如天邊盛開的眼花,絢爛奪目!在場的無論男女,都迷失在了這絢爛的笑容之中。

    “死妖孽。”注意到場中人癡迷的眼神,龍醉兒轉過頭狠狠瞪了藍笑歌一眼。沒事笑那么好看干嘛!存心給她招蜂引蝶是不是?

    無辜的看了她一眼,他又不是故意的。是她的樣子太可愛了嘛!冷眼在會場掃過,一群人閃電般的恢復神智,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滿意一笑,龍醉兒將頭轉向了臺上,因為比賽快開始了。

    “呵呵!歡迎大家前來參加帝都三年一次的選美比賽。我是倚虹別院的媽媽,大家都叫我花娘!”巧笑倩兮,花娘一身白色衣裙,款款走上了舞臺。不似其他老鴇的濃妝艷抹,未施粉黛的花娘猶如一朵盛開的牡丹一般,雖然過了最燦爛的時節,卻依舊華貴。

    “相信大家對這次的比賽都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那花娘我就不多言了。有請今天的五位評審。”柔柔的聲音,絲毫不比十幾二歲的小姑娘差,反而因為聲音中淡淡的滄桑,而更具韻味。

    蓮步輕移,五位各具特色的年輕女子款款走上了舞臺。

    “這位是柔兒姑娘,擅長詩詞歌賦;這位是畫扇姑娘,擅長作畫;這位是弄棋姑娘,最擅長下棋;這位是天琴姑娘,琴技一絕;而這位驚鴻姑娘,自然是善舞之人。”依次的,花娘介紹了五位姑娘。

    五個女子,容貌一絕,氣質也是一絕。若這五位姑娘不是出現在這個比賽臺上,沒人會認為她們會是風塵女子。

    “呵呵!因為今年參加的人頗多,一天進行不完,所以我們決定分兩天進行。今天上午是淘汰賽,下午晉級賽,明天才是決賽。”本來以為今年的選美比賽會和往年一樣,沒想到今年扔了個炸彈,差點將他們給炸暈。本以為會有很多人會插手今年的比賽,沒想到居然沒一個人過問,既然沒人過問,那她們也就決定,按以往的方式來。“那么接下來,就請參加的人員上臺。”

    魚龍慣出,一時間,臺上站滿了各式各樣的美人,讓人眼花繚亂。

    “呵呵!第一關很簡單,就是樣貌評選。臺下各位手上都有玫瑰花,現在開始將你們手中的玫瑰花放到你們認為的美人手中,每人最多只準放十支,現在開始。”

    看著那些人一個個的跑上去獻花,龍醉兒有些昏昏欲睡,好無聊啊!

    “笑歌,你怎么沒告訴我第一輪的評選是這樣的?”要知道是這樣,她就不來湊這個熱鬧了,還不如在家睡覺,無聊死了。

    “很無聊?”看她早上那么興致勃勃的,他以為她知道,誰知道她不知道。

    “走了!回去補眠,無聊死了。”打了個哈欠,龍醉兒直接拉著藍笑歌走人。這么無聊的評選,她才沒**看下去。

    沒有反抗,任由龍醉兒拉著出了會場,反正有藍楓景在場,不用擔心那些皇子公主的安全問題。

    看著兩人離開,云飛揚的手在懷中的美女身上有意無意的磨蹭著,眼中,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

    而一旁的古若蘭看著藍笑歌消失在會場,眼中閃過的陰狠一閃而過。

    無意間轉頭,云飛揚正好看見了古若蘭眼中的陰狠以及古傲星的慌神,挑了挑眉,似乎有好戲看了。

    “若蘭,我先回客棧了,你呢?”龍醉兒一走,古傲星的心思也跟著飄了,坐在這里索然無味,只想快點離開。

    “我和太子哥哥一起回去。”看著古傲星恍惚的神色,古若蘭眼中快速閃過些什么,一個計劃悄然在她心中形成。

    月明星稀,屋外,很清涼,屋內,也很清涼。

    “老實交代,今天是不是有什么情況?”實在忍不住,龍醉兒揪起旁邊假寐的人,開口問道。色狼突然轉性,要說沒事,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什么什么情?!醉兒,這么晚了你還不睡?”擺明了是裝糊涂。

    “你說不說?”一個翻身,直接壓在某人身上。

    “醉兒是對為夫今天的‘老實’不滿意,想來個反撲嗎?”一雙眼睛,幽深的盯著跨坐在身上的某人,尤其是在看到某處后,更加幽深,眼中似乎有兩團火在燃燒。

    “你……”在接觸到藍笑歌越來越幽深的眼睛后,龍醉兒后知后覺的發現些什么,低頭一看,自己的睡意帶子開了,里面的春光露了出來。“死色狼!”立馬拉了下自己松垮的睡衣。

    “看自己的老婆天經地義。”一個翻身,直接將某人壓在身下,低頭,便吻上了溫潤的紅唇。

    “嗚嗚……”想說什么,但聲音卻完全被吞沒了,只留下淡淡的嗚咽聲。

    眼中幽光一閃,藍笑歌放開了身下的人。“乖乖睡覺,我出去下就回來。”說完,拉過一旁的薄被覆蓋在她身上,穿了一件外衣,便閃身出了房間。

    大口的呼吸了下新鮮空氣,反應過來,穿了衣服就往外跑,連鞋子都沒來得及穿。

    外面,刀光劍影,已經打上了。

    “保護好王妃。”看了眼下面“衣衫凌亂”的某人,藍笑歌就知道,她不會乖乖待在屋內的。

    話音一落,頓時從暗處涌出六七個暗衛,將龍醉兒給圍了個圈。

    看了眼周圍的人墻,龍醉兒嘴角抽了抽,她沒那么弱好不好。

    舉頭,便可看見屋頂上廝殺的人群。她不會認錯,那個紅衣妖孽男,就是白天看見的那個云霧國的九王爺,戰神云飛揚,他怎么跑這里來了?而且還把殺手帶到這里來了。那群人,明顯是來殺他的。

    二十幾個殺手,人不多,但卻是一等一的好手。應該是藍笑歌早有吩咐讓暗衛不要出來,不然現在肯定不是藍笑歌和云飛揚兩人對付這些殺手。

    銀光一閃,藍笑歌與云飛揚兩人同時使了一個需招,晃過面前的黑衣人,直接將銀色的寶劍架在了一個黑衣人身上。

    “回去告訴你主子,別再來煩本王。”劍鋒一轉,在黑衣人脖子上劃了一條細細的血痕。好像是在告訴黑衣人,他的耐心已經用盡了。

    “九王爺放心!行有行規,三次失敗,我們以后不會再來找九王爺的麻煩。”說完,便帶著二十個黑衣人消失在了逍遙王府。

    冷冷的看了云飛揚一眼,藍笑歌閃身下了房頂。

    藍笑歌一落下,龍醉兒周圍的人墻自動散去,將龍醉兒曝露在了空氣當中。

    黑發如瀑,面容似月!月光下的她,猶如一個迷失在人間的仙子,美的讓人窒息。縱使見過美女無數,但此時云飛揚被龍醉兒的容貌深深震撼了。他從不喜歡清冷似仙的女人,因為睡起來沒滋味。但這個女的……他承認,他對這個女的起了興趣。

    “還真不聽話。”敲了下她的小腦袋,雖然早就猜到她不會乖乖待在屋內,但沒想到會跑出來的那么快。

    “我什么時候不聽話了?”他有跟她說過什么嗎?先前她被他吻的暈暈乎乎的,那聽到他說什么。

    “你……”看著她迷茫的眼神,藍笑歌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逍遙王妃果真是天人之姿!難怪逍遙王要把你藏起來了。”飛身而下,一雙桃花眼淡淡的注視著龍醉兒,在看到她沒穿鞋的小腳時,目光暗了暗,那雙腳還真是晶瑩如玉,腳趾頭還可愛的動了動。

    察覺到云飛揚視線的變化,藍笑歌也低下了頭,頓時,一股無名的怒火直沖腦門。“龍醉兒!”

    一聲怒吼,讓龍醉兒莫名其妙,她哪里惹到他了?

    “你到底懂不懂的照顧自己?”說完便將她抱回了屋。

    一旁被無視的云飛揚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轉身,直接出了王府。

    “我怎了?”她沒發現她哪里不對啊?

    “你?”藍笑歌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大晚上的,溫度又不是很高,她這樣打這個赤腳走出去很容易感冒。龍醉兒身體看似很好,但底子卻很差,這跟她小時候的生活有關。

    “到底怎么了?”這氣生的真有點莫名其妙,她又沒干什么壞事。

    “看看自己的腳。”他相信,他不說,這女人永遠都不會發現自己錯在哪里。

    “腳?”動了下腳趾頭,貌似,好像忘記了穿鞋。

    “你是還想感冒?”是不是要想辦法治治這個小丫頭,現在越來越毛躁了。

    “沒那么嚴重!”只是沒穿鞋而已,哪里會那么嚴重,現在的天又不是很冷。

    “你還有理?”微瞇著雙眼,有些危險的看著她。

    “沒!下次不會了。”縮了縮脖子,弱弱的說道。

    “醉兒,你身體怎么樣你自己比誰都清楚,我只是不想你難受。”將她放到床上,藍笑歌有些無奈。真不知道以前他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是怎么照顧自己的。

    “我知道!”她的身體很好,也很不好。以前她都有注意,但現在有藍笑歌幫她注意后,她就變懶了,什么都不注意了。

    “很晚了,休息吧!”現在都已經過了午夜時分了,該睡覺了。

    “嗯!”鉆進他懷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開始睡覺。

    幽深的目光,久久的看著懷中的人,似乎要將她印進自己的腦海中一般。

    春光明媚,鳥語花香。當龍醉兒和藍笑歌來到會場的時候,這里已經人山人海了,人比昨天還多。

    還是昨天的座位,昨天的人,沒怎么變,只是昨天沒出現的藍燁揚今天出現了,而云飛揚懷中的人也變了。昨天是個妖嬈美女,今天是個火辣美女。

    “九王爺艷福不淺。”挑了挑眉,這個云飛揚不但這個戰神王爺,還是個風流王爺啊!身邊的美女一個比一個惹火。

    “我可以將這句話理解成王妃在吃醋么?”眼中幽光一閃,云飛揚懶懶的說道。

    半敞的紅衣,披散的頭發,性感狂野。絕美的五官,勾人的桃花眼,引人沉淪。云飛揚和藍笑歌都屬于那種妖孽級別的美男,不同的是,藍笑歌比較冰冷,含蓄。而云飛揚則是狂野,囂張。

    云飛揚話音一落,在場的人看向龍醉兒的眼神帶上了一絲異色,因為云飛揚這話實在是太曖昧了。

    一旁的古若蘭眼睛閃了閃,剛想說話,卻被古傲星一個冷眼給瞪回去了。雖然藍笑歌和云飛揚都有戰神之名,但所有人,都愿意得罪藍笑歌,而不愿意得罪云飛揚。

    藍笑歌為人冷傲,一般只要不踩過他的底線他都不會動手,說白了了就是他們入不了他的眼,他根本不屑于動手。但云飛揚此人卻不同,云飛揚為人乖張,行事古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你得罪他,有可能他會一笑置之,也有可能會血腥報復。

    藍笑歌眼神暗了暗,臉色冷了幾分,帶著警告的眼神看向云飛揚。

    捏了捏藍笑歌的手,示意他安靜。敢惹她,那就別怪她嘴下不留情了。

    “雖然九王爺人比花嬌,不過,本王妃不認為我家王爺會看上你,何來吃醋一說?”清清淡淡的聲音,說出來的話,卻能讓人氣死。

    云飛揚看了她一眼,眼中升起一股似有若無的殺意,但卻被他掩飾的很好,沒被任何人發現。

    而其他人,聽到龍醉兒這句話,嘴角都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弧度,這話說的,太惹人遐想了。

    “是嗎?難道不是王妃看上我了嗎?”妖嬈一笑,收起殺意,云飛揚又恢復了那幅懶懶散散的樣子。

    “你應該慶幸本王妃沒有看上你。”打嘴仗嗎?龍醉兒雖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但不代表她不會說話,相反,她很能扯,而且氣死人不償命。

    “此話怎講?”雖然可以感覺到她接下來的話不是什么好話,但云飛揚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他倒要看看,這女人還能說出什么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那你要小心斷子絕孫了。因為本王妃的妒忌心很強的。我的男人,別說抱其他女人了,看一眼都不行。”云淡風輕的,絲毫不覺得她的話,有多“驚世駭俗”。

    “咳咳……”

    龍醉兒話音一落,在場響起了不同程度的咳嗽聲,明顯是被噎到了。而在場的,除了藍笑歌以外,所有的人,臉色都十分精彩。這逍遙王妃還是“與眾不同”。

    云飛揚嘴角抽了抽,這藍笑歌到底娶的個什么王妃?他還從未見過這般膽大的女子,敢當眾說廢了男人。有趣!他對她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一番唇槍舌戰,在龍醉兒“驚世駭俗”的話語下,落下了帷幕。而臺上,比賽也即將開始。

    “呵呵!讓各位久等了。今天的比試分為琴、棋、詩、畫、舞,誰的分數最高,玫瑰花最多,那么她就是未來三年的帝都第一美人。廢話花娘我就不多說了,現在有請我們的第一位姑娘,林若雨小姐。”

    翠綠的羅衫,清雅淡麗,姣好的面容,精致的五官,梳一個飛仙髻,頭上,是一個滿天星頭飾,顏色與衣服的顏色一樣,相得益彰。她整個人,就如春天湖邊的一株綠柳,婀娜多姿,給人一種清新淡雅的感覺。

    琴,她彈的是龍醉兒教給倚虹別院眾人的一首《蝴蝶泉邊》,火候雖不夠,但卻抓住了精髓,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

    畫,她畫的是煙波湖。煙波浩渺,楊柳花草,栩栩如生,尤其是那一葉扁舟,仿佛是就在人們眼前一般。至于到底如何,龍醉兒不是行家,給不了評論。

    棋,破殘局!結果如何?不得而知,因為龍醉兒不懂棋。

    詩,以春為題。

    水繞冰渠漸有聲,

    氣融煙塢晚來明。

    東風好作陽和使,

    逢草逢花報發生。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所以,我只會吟!唐代,錢起的詩!親們別拍我)

    這首詩將春日到來的意境完美的表達了出來,堪稱佳作!

    至于舞,好吧!她在這方面就一小白,啥也不懂!倒不是說她學不會,而是不感興趣。

    一個接一個,上午半天,才五六個人表演完。

    吃飯時間,桌位東道主的藍笑歌和龍醉兒直接丟下一行人,朝天域樓而去。反正有太子和藍燁揚在,不怕他們不招呼這一群人。

    下午時分,比賽繼續,而龍醉兒已經沒有看下去的**了。美貌,她不是男人,沒興趣!詩詞,熟讀唐詩三百首的人,對這些詩詞也不可能提的起興趣來。琴曲,還不如聽她自己彈!棋和舞就更不用說了,更加不可能有興趣。

    坐在椅子上,龍醉兒有些東倒西歪,因為太無聊,又有熟悉的氣息在身邊,所以,打瞌睡起來了。

    看著她東倒西歪的樣子,藍笑歌直接起身將她抱進了懷中,還真有些擔心她摔下去。雖然他不認為在這種地方,她能睡的那么死。

    眾人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看著臺上的表演,但都有個念頭,那就是這位逍遙王很寵他的王妃。

    云飛揚看著藍笑歌的動作,眼神閃了閃,然后繼續看臺上的表演。

    “咝!好美的女子。”

    臺上,一個妖艷的紅衣美女一上臺,臺下抽氣聲一片,因為這個女人真的很美。

    “怎么了?”聽到抽氣聲,龍醉兒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沒事!”有些好笑的看著她迷迷糊糊的樣子,剛睡醒的她,還真不是一般的可愛。

    “是嗎?”轉頭,朦朧的看見了臺上的紅衣美女,似乎有些明白剛剛的抽氣聲從何而來。

    而龍醉兒一轉頭,她的樣子便毫無遮掩的露在了旁邊的云飛揚眼中。因為抱住她帶紗帽不方便,所以藍笑歌先前就將她的紗帽取了下來,如今龍醉兒臉上并未有任何遮掩。

    剛剛睡醒的她,不似昨天的清冷,很柔和。眼中還帶著淡淡的水霧,有些迷茫。此時的她,像個迷路的精靈一般,惹人憐愛,激起了人們心中最深處的保護欲。

    “云飛揚!”冷冷的聲音,透著淡淡的不悅。藍笑歌不喜歡別人盯著龍醉兒看,尤其是云飛揚那種不單純的眼神,雖然其中沒有什么侵略性,但他依舊不喜歡。

    “呵呵!如此美麗的王妃,逍遙王可要守好了。”淡淡的看了藍笑歌一眼,云飛揚有些意味不明的說道。

    “放心!本王的王妃,本王會守好的。”眼中,是一道隱晦的殺氣。龍醉兒是他的逆鱗,他不允許任何人碰她,誰也不行。

    龍醉兒此時算是徹底清醒了,看著云飛揚微微皺了下眉,然后將頭轉向了舞臺。

    亭亭玉立柳腰細,說話笑聲燕語鶯。幽蘭芳草回眸笑,嫣然婉媚如月明。一襲紅衣,妖嬈動人,好美的一個女子!尤其是這女子眼中的狂傲不羈,龍醉兒很喜歡。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其舞姿輕盈,飄逸,柔美。龍醉兒很少看舞,但這個舞,她不得不承認,跳的極好。只是,這舞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但是什么,她看不出來。

    不過,當她看到那女子看云飛揚的眼神時,她知道,這舞多的是什么了。是靈魂!單純的舞蹈,永遠無法打動人心,只有當她用心在跳,用靈魂在跳的時候,她的舞姿才是最動人的。

    旋轉的身體,飛揚的紅紗,在這一層層的紅紗中,她以一個柔美的姿態,結束這場舞。

    “呵呵!我第一發現,原來舞也能跳的如此動人。”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旋轉,似乎都融入了深刻的感情,仿佛一個女子,如泣如訴的在訴說自己的深情。

    “怎么?你想跳舞?”如果她跳的話,肯定不會比那個女子跳的差。

    “你想我上去跳《天竺少女》?”要她學跳舞,還不如讓她去訓練。

    “你可以試試!”手不輕不重的在她柔軟的腰間捏了下,其中威脅的意味不言而喻。

    龍醉兒身體一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威脅她。

    “醉兒,你知不知道,這樣的眼神,沒有殺傷力,反而……”話故意留了一半。

    “反而什么?”明知道他挖個陷阱等她跳,但她還是忍不住跳了下去。

    “反而……”湊到她的耳邊,藍笑歌輕輕的開口。

    “藍笑歌!”

    一聲怒吼,讓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了他們身上。

    吼完的龍醉兒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件見多么愚蠢的事。將頭死死的埋在藍笑歌懷中,臉都紅到脖子了。長這么大,龍醉兒從來沒做過這么丟臉的事。

    “很好看?”冷眼一掃,頓時,場上的溫度下降了十度不止,所有人都識趣的收回了目光,“專注”的看著臺上,只是時不時飄來的眼睛出賣了他們。

    “藍笑歌,你死定了。今晚給我睡書房。”伸出手,在藍笑歌腰間很“溫柔”的捏了一把,龍醉兒“惡狠狠”的開口威脅到。

    “咝!”藍笑歌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女人還真下的了手。

    看著龍醉兒和藍笑歌打情罵俏,隔著不遠的古傲星心中滿是苦澀,他們之間,沒有任何人插足的余地。

    “呵呵!洛神姑娘是今天的最后一位參賽者,那么現在我們就來開始進行成績的評比。”不著痕跡的看了眼臺下的兩個人,聽到剛剛那個叫聲,花娘已經可以肯定,那位逍遙王妃就是龍兒。還真沒想到,她的身份居然如此尊貴。逍遙王看起來很寵她,現在的她終于可以放心了。

    “林若雨,琴九分(最高是十分),棋八分,詩九分,畫八分,舞七分,總分四十一分,玫瑰,一百二十朵。”

    “南宮雪,琴八分,棋八分,詩七分,畫七分,舞八分,總分三十八分,玫瑰,一百一一朵。”

    “鳳嵐煙,……”

    “……”

    “沒想到這評比挺先進的。”確實挺先進的,居然是積分制的。現代的評比也不過如此。

    “夕落血,琴九分,棋十分,詩九分,畫九分,舞九分,總分四十六分,玫瑰,九百九十九朵。”

    “……”

    “最后一位,洛神姑娘,琴九分,棋九分,詩九分,畫九分,舞十分,總分四十六分,玫瑰,九百九九朵。”

    “呵呵!沒想到今年居然有兩位姑娘平分,不知道臺下有哪位還未送玫瑰花的?”雖然花娘是在問話,但視線明顯是看向龍醉兒他們這里,現場估計就只有面前這些人沒送花了。

    “怎么?九王爺不送花支持下你的人?”她可是看見云飛揚從頭到尾都沒有動下。

    “本王自認為沒那個必要。”這話說的相當有信心,也相當狂妄。

    “是嗎?我看那位落血姑娘并不比你的洛神差啊!”有意無意間,龍醉兒故意加重了“你的洛神”幾個字。

    “王妃此言差矣!洛姑娘只是我請來的,王妃可別玷污了洛姑娘的名聲。”淡淡的語氣,聽不出喜怒,似乎只是在陳訴一個事實。

    “這樣啊!”微微上調的語氣,意味無限,給人以無限的遐想。

    “醉兒!”微微皺眉,她從來不會與人主動搭訕的,今天居然兩次主動和云飛揚說話,這讓他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雖然他不認為龍醉兒會看上云飛揚,但心中總歸不舒服。

    “怎么了?”轉頭疑惑的看著他,他的不開心她還是能感覺到的。

    “沒什么!你準備怎么做?”揮去腦海中雜亂的思緒。其實換一種角度,她變得活潑了不也是件好事么?他不應該那么小氣的。

    “夕落血是晉月的人?”雖然是句疑問句,但卻是肯定的語氣。

    “嗯!”雖然晉月這次沒有來什么重量級人物,但派來的人,卻是一等一的。

    “那就讓她贏。”即使晉月這次不派人來,她也會將禍水引向晉月,如今他派來的人贏了,到省去了她一番功夫。

    “九王爺應該不介意讓晉月的人贏吧?”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但卻完全不是征詢意見的態度。

    “美女有求,在下自然不敢不從。”嘴角扯起一個魅惑的笑容,好不風騷。

    “我送十朵玫瑰給夕落血。”清冷的聲音,如珠盤玉落一般,甚是好聽。

    “呵呵!逍遙王送十……”

    “錯!是我送的!”花娘話還未說完就被龍醉兒冷不丁的打斷了。

    “呃……”花娘語塞!這誰送有區別嗎?而且這選美比賽,歷來都有不成名的規矩,票都是男人投的。

    “怎么?本王妃不可以送?”玫瑰花,是能亂送的?

    “呵呵!聽說這屆比賽的獎品是逍遙王拿出來的,王妃送花,不太好吧?”略顯粗獷的聲音,在臺下的一個角落里響。

    循聲望去,便見一個身著黑衣,一臉陰冷的男子,他臉上,掛著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本王妃既然敢將東西拿出來,就沒有想過要收回去。況且,即使本王妃不拿出來,你們又有誰有本事搶到手?”囂張,絕對的囂張,但她有那個資本囂張。

    “呵呵!誰知道你們打什么主意!也許就是為了混淆視聽,你們才這樣做的。”雖然在笑,但卻透著無比的陰冷。這個男人,一看就讓人不喜歡。

    “我混淆視聽又如何!比賽有規定拿出獎勵的人不可以送花嗎?如果你懷疑她是我的人,大可以來逍遙王府搶,本王妃隨時恭候大駕。”

    只聞其聲,未見其人。在場的人,都不由對藍笑歌懷中的龍醉兒起了好奇之心。如此囂張狂妄的女子,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男子陰陰一笑,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將矛頭轉向了藍笑歌。“逍遙王就不說句話嗎?”他就不信,這藍笑歌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聲譽,會任由他的王妃胡來。

    “本王王妃的意思,就是本王的意思。”冷冷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卻堅定的表明了他的立場。

    一句話,讓男子有些傻了!這都是些什么人?完全不按正常思路來。誰他媽說只有云飛揚不按常理出牌的,這兩個難道就按常理出牌了?

    “為什么要強調花是你送的?你們誰送不都一樣?”云飛揚疑惑的看向龍醉兒,這女子還真難懂!他可不認為龍醉兒此舉是想引起別人的注意。

    “玫瑰代表愛情!”六個字,簡單明了。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眼中閃過一絲興味,還真不是一般的有趣。

    “呵呵!還有人要送花的么?如果沒有的話,那么這次的勝者就是夕落血夕姑娘了。”環視一圈,大約一分鐘后,花娘宣布了結果。

    “呵呵!那么這次的帝都第一美人得主,就是夕落血夕姑娘了,恭喜夕姑娘。”嫣然一笑,花娘笑看著夕落血,淡淡的開口祝賀。

    龍醉兒第一次正視起這個夕落血了。人不是絕美,比起洛神來,差了不止一點,但她身上有股說不出的韻味。深邃的五官,高挑的身材,有點像西方人。那張臉,到是越看越耐看,還不錯。

    “落血姑娘,這份卷軸就送給你了。你要想破解其中的秘密的話,可以帶著它去晉月,或許會找到破解它的方法也說不定。”一份卷軸,輕巧的丟上了臺,而夕落血,也“不負眾望”的接住了它。

    “既然王妃知道破解它的方法,為何還要拿出來?”聽到龍醉兒的話,夕落血眼睛閃了閃,隨后鎮定的開口。

    “不是每個人都對一統天下感興趣的!打仗多累,有那個閑工夫還不如睡睡覺。”若她和藍笑歌真想一統天下的話,不用那找那啥天火一族也能實現啊!但是,打仗多累,吃力不討好,腦殘的人才去干那個事。況且現在天下太平,何苦去攪亂這一池春水?

    “若王妃真如此想的,為何要將禍水引向晉月國?落血可不可以認為,王妃真正的目的,正是一統天下?”一來一回間,已經將話題升級到國與國之間的問題了。

    “這年頭說真話都沒人信了。落血姑娘,我都大方的將這個卷軸送給你們晉月國了,你們何苦再苦苦相逼呢?”語氣不再是剛剛的清冷反而透露著濃濃的委屈,讓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進懷中輕哄。

    冷然的掃了臺上的夕落血一眼,“這種低級的計策,只有腦殘的人才想的出來。”冰冷的丟下一句話,便抱著龍醉兒消息在了會場中。

    什么叫秒殺,這就叫秒殺!一句話,讓所有人啞然!

    “哈哈!笑歌,你有沒有看見哪個夕落血的臉色,簡直比黑炭還黑。”趴在藍笑歌懷里,龍醉兒笑得好不歡樂!他那句話不擺明說晉月的人想的計策低級,他們國家的人都腦殘嗎!她以前怎么沒發現,藍笑歌這么毒舌。

    寵溺的看了她一眼,沒說什么,只是抱著她的手緊了緊,防止她掉到地上。

    “逸然,我沒看錯吧?主子什么時候學會溫柔了?”揉了揉眼睛,沒消失,他確定,那個抱著一個人朝他們走來的人是他們主子,只是,他怎么不知道他主子學會溫柔了?

    “咝!你干嘛?”揉了揉被掐的地方,李逸然狠狠的瞪了旁邊的百里瀟寧一眼。

    “很疼,沒做夢!靠,這世界真下紅雨了。”跟了他們主子十幾年的時間,他從來沒見他主子溫柔過。他也不過一年沒見他主子了,怎么就樣了呢。

    “世界沒下紅雨,只是主子變了而已。”白了他一眼,用的著這么震驚么?雖然他也很震驚。

    “主子過來了。”說完,便拉著瀟寧迎了上去。

    “瀟寧!”

    “逸然!”

    “見過主子。”

    沒有下跪,只是恭敬的彎了下腰。

    “嗯!”輕輕嗯了聲,算是回應了。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pdfodn.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31wxw8.com

  鄰居小說:定天下 相府主母不好當 紅妝淚:花魁王妃要弒夫 逃妻乖乖讓我疼 總裁之豪門啞妻 重生豪門家族 溺寵——王牌太子妃 腹黑的妖孽們 異界之玄天劍皇 農家釀酒女 拽妃誘拐呆王爺 重生之前妻的誘惑 御寵 盛世纖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重生后宮冷妃 皇家黑道王子部 妙手傾天下 美女請留步 我們是兄弟
  推薦小說:邪魅總裁復仇妻 校花的貼身高手 亂世清歌 鳳殤 一世輝煌 中醫揚名 美女收藏家 官場預言家 瘋狂御戒 重生之妖孽人生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挂牌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