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天顧有情人 第三十章 神秘男女

作者:殞落星辰分類:女生小說快捷操作: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pdfodn.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31wxw8.com


    “控心?!”眼中的錯愕一閃而過。估計只要是星辰大陸的人,就沒有沒聽說過控心,怎么會是控心?那種毒不是已經絕跡了嗎?

    “就是控心!不過你小子運氣好,控心正好和你體內的一種毒相互克制,以毒攻毒了。只不過另一種毒是什么老頭兒卻看不出來!你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嗎?”有了那種毒,研制出控心的解藥不是難事。

    “不知道!”還有毒嗎?這種毒又是什么時候被下的?他的存在真的有那么礙眼么?

    他似乎低估了想要他命的人的能力。昨天的那個毒鏢,明顯是沖他來的。那個小樹林,最后隱藏的不是一個,而是兩個。三支毒鏢,兩支是朝龍醉兒而來,一只是朝他而來。后來那個人,似乎就是王府里的那個人,隱藏能力還真不錯。控心嗎?那個女的為了對付他,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哦!你們今天就在這休息一晚吧。等會我讓讓人送飯菜過來。要以后查出來的話,記得告訴老頭兒我。”并未失望,似乎早就料到藍笑歌不知道。

    瞟了一眼桌上未動的飯菜,藥老嗔怪的看了龍醉兒一眼。昏迷的人不吃東西就算了,她這個醒著的也不吃,想餓死自己么?

    “謝謝!”除了說謝謝,龍醉兒真不知道說什么了。要讓她喊他爺爺,她真有點喊不出口。

    “謝什么!相遇是緣,誰讓你剛好挑到我老頭的這家醫館呢!”呵呵一笑,藥老轉起身走了出去。他可忙的很,沒那么多功夫陪他們在這里消磨啊!

    “怎么了?”見她木訥的站在一旁,藍笑歌忍不住開口。還從未見過龍醉兒這種木訥的樣子呢,讓他心中多少有些擔心。

    “我……”無聲的,一滴清淚滑落。是她不好,若不是她,他根本不會中這種毒。若非是他幸運,現在都不知道變成什么樣了。她真的很恨自己的懦弱。

    “醉兒,怎么哭了?”飛速從床上起來,捧著她的小臉,心疼的看著她。

    “是我不好!我真的很想走出那個陰影,可是我走不出來。怎么辦?我真的走不出來。”第一次,龍醉兒不再壓抑自己的感情,撲到藍笑歌懷中哭了起來。

    沒人知道,她小時候到底過的是怎樣一種生活,也沒人知道哪些生活到底給她造成怎樣的傷害!一直以來,她都只能將這種孤獨、恐懼、無助與絕望埋在心中。因為,沒有人會心疼她,也沒有人能給她依靠,她只能自己撐起那片絕望的天空,獨自舔舐著自己的傷口。

    “想哭就哭,哭出來就好了!”一直以來,他都知道她心底壓抑的痛苦,多次想要讓她發泄出來,卻又苦無機會,如今,算是一個契機。

    許久,龍醉兒才停止哭泣,從他懷中出來,頂著一雙兔子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人家哭了,不都是勸不要哭的嗎?你怎么還勸我哭?”

    “醉兒!你需要發泄。有些東西,你越是壓抑,反而會越痛苦,不是你不在意,不去想,它就不存在的。唯有面對,才能真正解決,你明白嗎?”輕輕擦拭著她臉上的淚痕,藍笑歌輕輕的說道。

    “我……”

    “咚咚咚!”幾聲有規律的敲門聲,打斷了龍醉兒接下來的話。

    “你去開門。”聽到敲門聲,龍醉兒背過了身。她才不要讓別人看到她哭過的樣子呢!

    “好!”

    拿過桌上已經涼了的飯菜,藍笑歌開門和外面的人換了一份飯菜。

    “幫我打盆水過來。”說完,便毫不猶豫的將門關上了。

    外面的小廝打了個冷顫!好冷的人,比早上那個姑娘還冷。哀怨的看了眼關著的房門,他什么時候成小二了?不過哀怨歸哀怨,他還是認命的去打水了。誰讓藥老吩咐要好好照顧這兩人呢!

    “醉兒,你肚子不餓?”放下飯菜,伸手將一旁忸怩的某人拉了過來。

    “哦!”頭也不抬,拿過坐上的飯就猛吃起來。

    “慢點!別噎著了,沒人和你搶。”將菜夾到她碗中,藍笑歌寵溺的笑了笑。她的樣子,頗有種餓鬼投胎的感覺。

    吃過飯后,藍笑歌用小廝打來的水給龍醉兒洗了下臉,兩人便上床休息了。不管是龍醉兒,還是藍笑歌,都有夠累的。天大地大,睡覺最大,什么事都睡醒了再說。

    兩人這一睡可謂昏天黑地,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悠悠轉醒。

    柔和的陽光鉆進屋內,調皮的在那對相擁而眠的人兒臉上彈奏著。

    輕顫的睫毛,預示著某人將要醒來。眨了眨眼睛,溫柔的看著身旁熟睡的小女人,手不自覺的爬上了她的小臉。

    “唔!笑歌!”打了個哈欠,龍醉兒睜開的眼睛,看見旁邊的人,傻傻一笑,眼睛都成月牙了。

    “醒了?睡得可好?”溫柔一笑,藍笑歌心情很好。某女人剛睡醒的樣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可愛!

    “嗯!很好!你身體還有沒有不舒服?”坐起身來,直接伸手將他翻了個身,開始查看他背后的傷勢。

    “醉兒,有沒有人說過你很粗暴?”被她強行翻身,藍笑歌頗為無奈,她的力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怎么?你還敢嫌棄不成?”拿過藥瓶,將藥涂好后,重重的在他的傷口上按了一下。

    “醉兒,你謀殺親夫啊?”倒吸一口涼氣,這女的還真下的了手。她難道不知道她手勁很大么?

    “怎么樣?有沒有事?我不是故意的!”聽到他的抽氣聲,龍醉兒慌了。她怎么就那么不知輕重呢?

    “你說呢?”翻過身,似笑非笑的看著龍醉兒,雖然沒什么大事,不過,有逗她的機會,他怎么會放過呢!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讓你說我粗暴的!”撇撇嘴,是他先不對的,也不能怪她啊!

    看著她撇嘴的嬌俏模樣,藍笑歌心意一動,直接吻上了她嬌艷的紅唇。

    “唔!”雙眼睜的大大的看著他,怎么就突然吻她了呢?

    “乖!閉上眼睛。”

    磁性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仿佛是有這一股魔力一般。聽到他的話,龍醉兒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

    眼中笑意一閃而過,逐漸加深了這個吻。

    被吻的暈暈乎乎的龍醉兒突然感覺到身上一股涼意襲來,悠悠轉醒,便見兩人赤身果體躺在一起。龍醉兒嘴角抽了抽,他脫衣服的速度越來越神速了。

    “你傷還沒好!”輕輕的推了推身上的人,但奈何半點力氣都沒有,那樣不像是推,倒像是在安撫。

    “一點小傷而已,已經沒事了。醉兒,我想要你。”深邃的眼眸中火焰跳動,似乎要將身下的人焚燒殆盡。

    “不……”

    不等龍醉兒將話說完,藍笑歌直接吻上了她。這時候叫他停下來,不是要他的命么?

    藍笑歌一吻,龍醉兒的思緒立馬魂飛九天,只覺整個人暈暈乎乎的!

    “哼!”直到一團火熱入侵,龍醉兒才找回自己的思緒。哀怨的看著身上運動的某人,龍醉兒心中那個恨啊!為什么每次被他吻她都會暈啊!

    看著某人哀怨的樣子,藍笑歌不客氣的笑出了聲!那樣子,猶如三月的春風,直吹進人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不是第一次看他笑,但每次看他笑,龍醉兒都會走神!因為,太好看了。

    “嗯!”重重的一個撞擊,讓龍醉兒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吟。

    “醉兒,你不專心!”這個時候也能走神,看來是他不夠賣力。

    “嗯!你……你……混蛋!”動那么快干嘛,她快受不了了!

    “也是你喜歡的混蛋!”邪魅一笑,直接低頭吻上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

    一室綺旎,屋外的陽光很暖和,屋內的溫度也很高。

    屋外,來喊他們吃飯的小廝聽到屋內的動靜,愣在了那里!等反應過來,逃也似的離開了那里!整張臉如煮熟的蝦子一般,紅的不能再紅了,連脖子都是紅的。

    “小峰,慌什么!不是讓你喊他們吃飯么?人呢?”看見慌慌張張的小廝,藥老開口喊住了他。

    “啊……這個……那個……”他要怎么說!那兩人也太那啥了!這大白天的!他倒了八輩子霉才會遇上這種事。

    “這個那個什么,你倒是說啊!是不是他們出什么事了?”藥老眼皮一掀,難道是那個毒沒解?

    話說,藥老您那什么眼神,沒見你家小廝臉紅成那樣!居然能想到毒上去,還真佩服。

    “不……不是!他們沒事,而是……而是……”他真的說不出口啊!

    “磨磨唧唧的,我自己去看。”見小廝吞吞吐吐的,藥老決定自己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可不得了!

    “千萬別去!他們很好,只是……只是……”立馬伸手拉住藥老,這去不得的,去了會出事的。

    狐疑的看著拉著他的小廝,他的臉怎么紅成這樣?難道是?

    “咳咳!”后知后覺,反應過來的藥老尷尬的咳了咳,這兩人也真是的!

    “別管他們了,我們先吃飯。”

    “笑歌,放過我好不好?”哀怨的看著身上生龍活虎的人,龍醉兒大呼不公平。為什么每次她累的半死,他卻精神百倍?

    “乖!一會兒就好!”

    “嗯!你……這句話先前……就……說過了!我好餓!”雙眸含淚,委屈的看著他。他都吃了半天了,可不可以讓她也吃點東西?她真的好餓!

    “今天先放過你!”輕輕的吻了下她的額頭,藍笑歌迅速的起了身。面對“柔弱”的龍醉兒,他除了投降還是投降。

    穿好衣服后,抱起床上累癱的某人,伺候起她穿衣。

    懶得動,龍醉兒任由他折騰。她真的好累!換做平常被他這么折騰,她肯定不會這么累,但是別忘了,她已經一天一夜沒吃飯了。人是鐵,飯是鋼,她真的不行了。

    當藍笑歌抱著龍醉兒出現在前廳的時候,立馬迎來藥老曖昧的視線。

    “舍得出來了。老頭兒我就不留你們了。這東西你收好,以后肯定能用的著。”笑呵呵的,藥老將一個藥箱遞給了藍笑歌。

    “嗯!”輕輕點了下頭,藍笑歌接過藥箱,抱著龍醉兒朝外走去。

    “藥爺爺!”模模糊糊的,龍醉兒軟軟的聲音傳近藥老耳中。

    “哈哈哈!好啊!記得有空回來看爺爺。”看著遠去的背影,藥老大笑三聲!他就知道,那丫頭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好啊!他以后也有親人了。

    被藍笑歌抱著進客棧,抱著喂飯,抱著上馬,然后出小鎮,龍醉兒都是模模糊糊,一副將醒未醒的樣子。

    古道西風,龍醉兒打了個哈欠,懶懶的睜開眼睛。“我們現在在哪里?”

    “醒了!傍晚時分我們就能到下一個鎮了,晚上在那休息一晚,明天就能到帝都了。”溫柔一笑,藍笑歌輕緩的說道。

    “哦!這匹馬怎么這么眼熟?”看了眼馬頭,怎么看都覺得這匹馬眼熟,但卻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踏雪!我們兩天前放走的其中一匹馬。”踏雪是他的坐騎,很有靈性。

    “它是你的坐騎?踏雪無痕,好名字。不過,前天它為什么不來找我?”害她背著他走了那么遠不說,還淋了一身雨。

    “昂!”似乎聽懂了龍醉兒的話,踏雪發出一聲不滿的嘶吼。

    “耶!好有靈性的一匹馬。”見踏雪嘶吼,龍醉兒有些興奮的說道。

    “呵呵!估計是遇到什么麻煩了,不然踏雪一定會第一時間找到我的。”伸手摸了摸踏雪,安撫了下它的情緒。

    “呵呵!人無情,馬有情!”伸手摸了摸踏雪。誰說動物無情?比起動物,人才是最無情的。

    “嗯!踏雪曾經救過我幾次。”踏雪于他,不止是一個坐騎,更是一個伙伴。

    “是嗎?謝謝你踏雪。”柔軟的小手,一直未從踏雪身上拿開。

    “吼!”輕輕搖搖馬頭,似乎在說不用客氣。

    “醉兒,背后的人恐怕快現身了。”

    “前天樹林里是不是還有個人?”當時她處于極度恐懼狀態,醒來后有憤怒過度才沒有注意那么多,如今細細想來,那里隱藏的,應該不止一個人才對!那個人笑歌有發現,不可能躲不過他的飛鏢,即使抱著她。

    “嗯!那個人的目標應該是我。不然,早在你出狀況的時候就下手了。”他們沒發現的那個人,要比發現的那個厲害的多,如果他在第一時間就攻擊龍醉兒,他根本沒有時間去救。

    “挺會隱藏的!笑歌,看來我們要認真點了,陰溝里翻船可是很丟臉的。”還真沒想到這個時代竟有隱藏能力如此之強的人,不過……一次、兩次她發現不了,不代表永遠都發現不了,遇強則強是可是她的至理名言。

    “確實!”除非他是空氣,否則,就沒有不被發現的可能。

    “你說是一伙人還是兩伙人?”若是兩伙人的話,那還有誰在暗處?恐怕,擁有控心的那個人,才是最恐怖的。

    “雖然看起來像兩伙人,但應該是一伙人!那天樹林里隱藏的那個人和王府里的那個人隱藏方式應該是一樣的,應該說就是一個人。”這世上,能逃過他們眼睛的人不多,而且種種跡象都顯示,暗處只有兩股人,一股是想殺他們的人,一股是沖著天火村而來的人。

    “笑歌,那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恨你。這個計劃,應該有幾十年時間了。沒想到我也做了一回棋子。”不過這個棋子她做的心甘情愿,若不是她誤打誤撞成為棋子,她也不會認識笑歌了。似乎一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她來到這個世界,是否只是因為他?

    “總算她也做了一件好事,把你送到我身邊來了。”這算不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轟隆!”一聲,原本晴空萬里的天氣突然陰云密布,顯然,是暴雨前的征兆。

    “我勒個去!這賊老天跟我作對呢!”暈死,她來這個世界這么久也不見下幾場雨,怎么這兩天老遇到暴雨。

    “呵呵!我們先找個地方避雨。”

    踏雪無痕,飛奔起來,速度果然夠快。

    銀色的閃電劃過天空,“轟隆!”一聲,瓢潑的大雨嘩嘩而下。

    “呼!幸好有間破廟,不然我們兩又得成落湯雞了。”彈了彈身上的幾滴雨水,龍醉兒有些慶幸的說道。

    “走吧!進去生個火。凍著了就不好了。”

    將踏雪隨意放在破廟外,兩人便往里走去了。

    “看著樣子,今天我們得睡破廟了。”圍著火堆,龍醉兒看了眼外面下的依舊很歡的大雨,有些郁悶的說道。

    “總比睡雨里強。”邊說邊將人往懷里摟了摟,以免她受涼感冒。她體質本就不是很好,要凍感冒可就糟了。

    “那是!不過這破廟好陰森啊!”

    寺廟不是很大,似乎荒廢了很久,到處都是蜘蛛網。四面墻壁,上面畫著些恐怖的圖案。大殿中央,是一尊彌勒佛。雖說是彌勒佛,但是掉漆,破損,讓它看起來分外恐怖。橫梁上,有些破布條垂下來,破損的門和窗,時不時一陣風吹進來,發出嗚嗚的響聲,那些破布迎風搖擺,頗像一個上吊的人。這個寺廟,真的很像電視上的鬼屋。

    “害怕了?”掃了一眼四周的情況,確實不怎么好。尤其是四周墻壁上的畫,活像地獄吃人的惡鬼,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

    “害怕是女人的權利。”怕倒是不怕,只是看著覺得不舒服而已。

    “困嗎?要不要睡下?”對于她的話,藍笑歌不置可否。雖然說害怕是女人的權利,但他不認為懷中的小女人會害怕這些東西。這世上,讓她害怕的東西不多,若非小時候的經歷,恐怕是還沒有什么東西能讓她害怕。

    “我睡醒沒多久好不好?”當她是豬啊!才醒就睡。

    “那陪我聊天。”這不是擔心她累么?不睡正好,她睡著了,他恐怕要無聊了。

    “好啊!那說說你小時候的事。聽說你是有名的戰神王爺,十幾歲就能打仗了?”對于他以前的生活她一直很感興趣,只是一直沒機會問。

    “其實也沒什么好說的。暖妃,那女人的封號。從小她就不喜歡我,甚至是恨我。小時候她給我下過很多次毒,但都被我躲掉了,忘憂,是她強行灌我喝下的。后來在我差不多十歲的時候,那女人詐死了,正好我不喜歡宮里的生活,便想方設法讓父皇將我送到了邊關。一直到差不多十五歲才返回帝都。她可以說是我父皇唯一愛過的女人,只可惜,她并不愛我父皇,甚至恨我父皇。有愛才有很,暖妃有多恨我和父皇,就有多愛她的情郎。”淡淡的語氣,除了嘲諷,再無其他。

    “她沒做母親的資格。”伸手緊緊的抱住藍笑歌的腰,心中泛起陣陣疼痛。沒想到,他們的情況竟如此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藍帝很愛笑歌,而她的父親,不愛她。

    “你知道嗎,我父親母親都不愛我,只因為我是女孩子。醉兒--罪兒!他們說,我生來就是帶罪的。記不得從幾歲起,我就開始干活,小點的時候,就是掃地,洗碗,做飯、洗衣這些,長大點,就是砍柴,挑水,干農活。若是有一點做的他們不滿意,便是藤條加身。當然,即便做的他們滿意,也會挨打。知道我為什么怕蛇嗎?大概在我五歲左右,他們逼我上山砍柴,結果一不小心我掉進了蛇窩,至今我都記得,那蛇在我身上爬的那種冰冷的感覺,還有它的牙齒咬進我皮膚的臨近死亡的感覺。我不記得那次是怎么活下來的,只記得,我醒來的時候,是在家里的床上,那是我有記憶以來,唯一一次睡床。這種生活,一直持續到我七歲,母親再次懷孕,生了個弟弟,他們終于決定把我扔了。興許是老天憐憫吧,我被國家撿了回去。”這些,她從未對任何人講過,因為那是她走不出的夢魘。

    “以后都有我。”對于懷中的人,他除了心疼還是心疼。即便是帶著記憶重生,在暖妃的虐待下,他過的都不是很好,更何況她一個柔弱的女子,在父母的虐待下,怎么可能好?沒有死,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笑歌,答應我,不要放開我的手,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要!失去你的溫度,我會凍死的。”沒有得到過溫暖,便不會覺得寒冷,但當你得到過溫暖,便無法再失去,失去那股溫暖,人便活不了了,因為太冷,冷的全身的血液都結成了冰。

    “不會!”一次就足夠了,以后再也不會了。

    “嗯!”

    柴火在這個風雨的夜晚燒的很旺,給人帶來了無盡的溫暖。兩顆孤獨、寒冷的心,因為交流,靠的更近,溫暖著彼此。

    半夜,雨聲漸歇,雷聲也小了,只是風更大了。

    同一時間,兩人睜開的雙眼,清亮幽深的眼睛,在這黑夜當中,猶如璀璨的明珠。笑意在兩人眼中一閃而過,不著痕跡,兩人又同時閉上了眼睛。

    一陣風吹來,橫梁上的破布動了下,然后歸于平靜,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只是,真的什么事都沒發生嗎?

    當龍醉兒和藍笑歌兩人“暈”了之后,原本靜立的佛像突然轉了個身,而它的底座下,竟然是空的。不多時,兩個長相清秀的男子從下面走了上來。

    兩個男子打量了下藍笑歌,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訝。

    “好美麗的男子。就連宮主最寵的玉公子,也不及這男的的十分之一。看來這次我們賺了,宮主一定會賞我們的。”青衣男子眼中冷芒一閃而過,哼!把這個男人帶回去,他到要看看,那個玉公子還如何囂張!提到宮主的賞賜,男子眼中又忍不住流露出絲絲火熱,身體不禁也起了變化!他們宮主實在太**了,讓他們欲罷不能。

    “確實!還真是傾城絕色!雖說是男子,卻比我們宮主還要美。”說話間,男子蹲下了身體,白皙的伸向藍笑歌,似乎要挑起他的下巴。

    “噗……哈哈!”一個沒忍住,趴在藍笑歌懷中的龍醉兒悶笑了起來。美麗?!傾城絕色?!堂堂逍遙王,居然被兩個男人夸贊美麗,實在太搞笑了!

    “你們沒昏?”聽到龍醉兒的笑聲,兩人皆是一驚!他們的迷藥是頂級的,只要吸入一點,便會昏睡不醒,而且無色無味,兩人怎么可能察覺?

    “很好笑?”語調微微上揚,顯得有些危險。

    “不好笑!”雖然口中說著不好笑,但悶哼的身體卻出賣了她。

    “以后再跟你算賬。”話音一落,藍笑歌明顯感覺到懷中的人兒身體僵硬了。滿意的勾了勾嘴角,抬頭,溫柔不在,只剩下無盡的寒冰。

    “若你再不拿開,我不介意替你廢了它。”看著近在咫尺的手,藍笑歌眼中冷意更勝。

    條件反射般,男子收回了自己的手。這時,兩人除了驚恐還是驚恐!好冷的男人!一眼,他們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醉兒,你想怎么玩?”剛剛他們出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準本殺人了,但懷中的人不讓,他也就只得由著她了。

    “你們宮主是誰?”自藍笑歌懷中抬起頭來,龍醉兒好奇的看著兩人,靜靜的問道。

    “絲!”倒吸一口涼氣,好美的女子。

    清麗脫俗,她猶午夜盛開的曇花,絢爛奪目!一瞬間,仿佛天地間的只剩下那抹迷人的色彩,醉人心神。

    看著傾城絕色的龍醉兒,兩人不禁將她與宮主對比了起來。相較之下,龍醉兒清冷,絕艷,比起宮主更是美上一份,那份清純,讓人忍不住想要將她毀滅。

    清冷疏離,淡雅的蓮花,有些人看著,不忍褻瀆,但有些人,卻忍不住想要毀滅,很顯然這兩人屬于后者。驚艷過后,兩人眼中皆是染上了淫邪之色,心中只想著將她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毀滅那股淡雅。

    屋外,一道銀色閃電劃破天空,屋內,一柄銀色軟件劃破了兩人的喉嚨。

    不緊不慢的,藍笑歌收起手了手中的軟劍。

    “笑歌,你干嘛殺他們?”龍醉兒站起來,疑惑的看著收起軟劍的藍笑歌,不明白他怎么就突然生氣了?顯然,某個女人完全沒有注意到剛剛兩人淫邪的目光。

    “你啊!”藍笑歌真不知道說什么好。剛剛兩人的眼光那么明顯她居然都沒有注意到,真不知道以前她“獵狐”的名號是怎么混出來的。

    “我怎么了?”這兩人根本不成什么氣候,她的心思都放在旁邊男人身上,對于那兩個人完全無視了,真不知道他們怎么得罪他了!

    “他們看你我不爽,行不行?”敢拿那種眼光看他的女人,殺了算是輕的。

    “你吃醋了?”笑瞇瞇的,龍醉兒雙眼放光的看著他。別說,她還從沒看過他吃醋的樣子呢!

    汗……某人已經吃過醋了好不好,只是您老大心思在別的地方,沒發現而已。

    “我不能吃醋?話說,你好像還沒告訴我,那個古國太子是怎么回事?”挑了挑眉,藍笑歌很大方的承認自己在吃醋。他一點都不介意讓某個小女人得意。只要她開心,承認又何妨,又不是什么丟臉的事!

    “呵呵!那個古國太子啊……就是……我在河邊洗澡的時候,被他……”看著藍笑歌越來越陰沉的臉色,龍醉兒吞了口口水,似乎玩過火了,怎么辦?她會不會死的很慘?

    “被他怎么了?嗯!”輕柔的語氣,似乎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但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恐怖。

    “咳咳!沒有!我逗你玩而已,什么都沒看見。只是我洗完澡后在回去的路上碰見了他而已!那天見到他的時候,我開始都沒認出來。”見好就收,她可不想躺在床上幾天下不來。笑歌肯定舍不得打她,也不可能罵她,只會在床上狠狠的“折磨”她,雖然她很喜歡和他親昵的感覺,但過猶不及,下不來床可就不好玩了。

    “介于你良好的表現,我一定會好好‘表揚’你的!”嘴角微微上翹,那樣子,笑得好不奸詐,就如一只修煉千年的狐貍一般。

    “不用了!這是一個做妻子的本分,沒什么指的‘表揚’的。”連連搖頭,她才不要他的表揚呢!肯定累的半死。

    “那怎么行?我一向‘賞罰分明’的,不然怎么統領三軍?”雖然臉上沒太大的表情,但藍笑歌心中已經笑翻了。這種理由都被她想出來了,還真是很怕他的“表揚”啊!

    “我是你老婆,又不是你手下的士兵,能同等對待?”他今天是吃定她了是不是?居然連“賞罰分明”都用上了,就算她真的錯了,他舍得罰嗎?

    “是老婆就更應該”賞“了。不然別人一定會說我不疼老婆的。”

    “哼!‘賞’就‘賞’,誰怕誰?本姑娘到時候要你吃不了兜著走。”不就是吃么?指不定誰吃誰呢!

    “記住你今天的‘豪言壯語’!”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飾不住,越來越可愛了。

    “哼!走,下去看看。”嬌嗔的瞪了他一眼,便拉著他往佛像下而去。對于下面的東西,她可是好奇的很啊!

    走下臺階,隱隱有光從下面傳來,五十級臺階后,轉個彎,下面的景色讓龍醉兒忍不住咂舌!太奢華了!

    白玉的石階,兩邊鑲嵌著大小不一的夜明珠,越往里去越大。四十九級臺階之后,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出現在眼前。

    兩人屏息凝神,就那樣大大刺刺的站在墻旁邊,觀看者這座富麗堂皇的宮殿。

    整個宮殿都是以玉石鋪成,就連四周的墻壁上,也頭貼著玉石,頗像現代墻壁上貼的瓷磚,只是這些“瓷磚”是白玉石而已,真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

    宮殿很大,四周鑲嵌著數不清的夜明珠,而大殿中央,是一個噴泉。中間吐水的盤龍柱子頂部,有一顆拳頭大的夜明珠,耀眼迷人。整個宮殿,因為這些夜明珠,恍若白晝,讓你完全忘記身處地下。

    宮殿四周放著些華麗的桌椅還有些奇珍異寶。宮殿中央中央,是一張華麗的大床。整張床,床沿是大紅色的,上面雕刻著一些絢麗的圖案,有走獸,有飛禽,有花草,也有河流。那些雕刻很精細,很傳神,非常漂亮。

    至于床幔,則是夢幻的粉紅色。透明的薄紗,點綴著數不清的珍珠,晃得人眼疼。

    朦朧中,似乎有個美人兒躺在床上。隔著珍珠床幔,隱約可以看見,那個美人似乎只穿了一件輕薄的紗衣,曼妙的身姿若隱若現。好似沒長骨頭一般,女人慵懶的躺在床上,柔弱中妖媚無限!一雙修長的**,有意無意的磨蹭著,只要是個男人,看見這樣的場景就沒有不著火的。

    “這不會就是那個宮主吧?”看著床上慵懶的女人,龍醉兒湊在藍笑歌耳邊輕身說道。

    “應該吧!”冷冷的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便收回了視線。除了龍醉兒,沒有任何女人能入他的眼。

    “很惹火耶!你就不心動?”朦朧更勾魂不是嗎?隔著紗,看著床上的那條美女蛇,龍醉兒都覺得她似乎有些口干舌燥了。

    “對象是你那就另當別論了。”曖昧的視線看向懷中的人,對于她,他自認為自制力為負數。

    “咳咳……”尷尬的咳了咳,將視線轉向宮殿內。讓她去勾引他?還是算了!他就一喂不飽的色狼,若再她點下火,還能活么?

    “轟”一聲,宮殿左邊的石壁突然打開了一扇門,一個身著藍衣的俊秀男子從里面走了出來。

    玉面束發,白皙的皮膚,俊秀的身影,好一個……小白臉!

    好吧!看著這個男子虛浮的腳步,弱不禁風的身形,龍醉兒除了想到小白臉這個詞以外,真的想不到其他詞了。

    “阿二,去看下,為什么他們兩個還沒回來?”嬌媚的聲音,讓人骨頭都酥了。

    聽到這個聲音樓梯口的龍醉兒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好惡的聲音啊!讓人忍不住掉一地雞皮疙瘩。

    “冷嗎?”看著龍醉兒搓手臂的動作,藍笑歌以為她是冷,伸手將她抱緊了點,凍壞了他可是會心疼的。

    “不是!只是覺得她的聲音太……太那啥了。”雖然不冷,但她不介意靠在他懷中。她喜歡他身上的溫暖,也喜歡他身上的味道。只要靠著他,她就覺得很安心,很溫暖。

    “是嗎?”挑了挑眉,他怎么沒什么感覺。

    兩人不在言語,視線轉向了大殿中央。

    “宮主你就放心吧!他們可能是因為什么事耽誤了下,我們的迷藥天下無敵,絕對沒有人能抵的過。”

    微笑著,男子走到床邊,輕輕撩起床幔,里面,露出一個妖艷的美女。

    “不準看!”

    當男子把床幔撩起來后,龍醉兒第一反應不是去看床幔里的女子如何撩人,而是伸手捂住了藍笑歌的眼睛。

    “我沒打算看。”伸手將她的小手拿了下來,他沒興趣看那女人。

    “這還差不多。”轉身,看向宮殿中央,她倒要看看這宮主是何模樣。

    白皙的皮膚,瓜子臉,精細的五官,很美的一個女人。嬌艷的紅唇微微張開,像是在邀請人品嘗一般,勾人的丹鳳眼微微瞇著,里面,水光流轉,魅惑異常!眼角處,一朵盛開的罌粟妖艷動人,似乎要將人的靈魂都勾去了一般。火爆的身材,在白紗下若隱若現,很撩人!

    龍醉兒忍不住咂舌,真是個尤物。比起前天笑歌殺的那兩個女人,這個女人更加勾人。這種魔鬼般的身材,恐怕沒有一個男人不起色心。

    龍醉兒自認她身材也不差,可是跟這女人一比,她就顯得有些“小家碧玉”了。轉頭看了眼盯著自己看的藍笑歌,他就一點也不好奇那女子是怎么樣的么?

    輕輕一笑,藍笑歌吻了下她的額頭。“我的眼里,唯有你!”其他女人于他,都不過是路人甲乙丙,再美再艷都入不了他的眼。

    像吃了蜜一般,龍醉兒覺得整個人都是甜的。甜甜的轉過頭,繼續看戲。

    突然,那女子起身,左肩的薄紗滑下,大片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

    面前男子吞了口口水,一股邪火自小腹而出。

    女子見男子的樣子,眉眼一拋,伸手,慢慢的將輕紗拉起,手指,在肌膚上輕輕滑動,那樣,不像是是在拉起滑落的輕紗,到更像是在勾引面前的男子。

    “宮主,我來伺候你可好?”男子脫掉鞋子,爬上了床。一雙滿含**之色的眸子期望的看著面前的尤物。

    “咯咯!嗯!讓阿三一起來。”魅惑一笑,女子伸手拉了一下床邊的一個繩子,然后伸手勾住了男子。

    “轟!”一聲,先前那個石門再次打開,里面,走出一個同樣身著藍衣的俊秀男子。

    微微一愣,便見那個男子微笑著向床邊走去。正想將視線轉向床邊,眼前卻突然黑了,而頭,也被轉向了藍笑歌這邊。

    “還想看?”他就不信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居然還敢看,當他是死人嗎?

    “沒……”顯然有些底氣不足。她確實還想看,因為很好奇。

    “既然娘子想看,為夫怎么能不滿足呢!回家讓娘子好好看個夠。”雙眼微瞇,膽子挺大的,居然敢看別的男人的身體。

    “我錯了!”好奇,她純屬好奇。那兩個男人長得又不咋樣,她才沒興趣看呢!

    “嗯……啊……”

    聽到這個聲音,龍醉兒身體一僵,臉上的表情甚是尷尬。這叫聲,真的是……太**了。

    “嗯!嗯!”

    嬌媚的呻吟聲混合著男子的低吼聲,不斷的傳進龍醉兒和藍笑歌耳中,龍醉兒真有種想撞墻的沖動。雖然早就料到接下來發生的事,但沒想到……這個宮主,實在是……龍醉兒有些后悔自己的好奇了。

    “笑歌,為什么我感覺有點熱?”雙眼有些迷離,身體忍不住往藍笑歌身上蹭了蹭,總算是涼了點。

    “咝!”藍笑歌倒吸一口涼氣,她還真會點火。“走!”眼中閃過一絲懊惱!該死!居然是催情香!

    “嗯!”藍笑歌一動,龍醉兒忍不住呻吟出了聲,而就因為這聲呻吟,讓大殿內打得火熱的男女發現了他們。

    “誰?”嬌媚的聲音,**不在,只有冷冷的殺意。

    二話不說,藍笑歌抱起龍醉兒便往飛速而去。

    “想跑?”

    眼中的利光一閃而過,伸手,拉了下床頭的一根繩子。

    “轟!”一聲,樓梯拐角處一個巨大的石門落下!“咻!咻!”無數利箭自石門而出,瘋狂的向藍笑歌和龍醉兒射來。

    幾個閃身,藍笑歌抱著龍醉兒退回了大殿之中。

    冰冷的的雙眼直直的看著床上的三個人,眼中的殺意肆虐!

    女人看見藍笑歌,眼中興奮的光芒一閃而逝。好美,好有氣勢的男人!這個男人,她要定了。

    “再不收起你的狗眼,本王不介意替你廢了它。”森冷的氣息,讓原本火熱的宮殿溫度瞬間降至零度。

    突入起來的寒冷,讓床上的三個人身體皆是一抖,好冷!

    “笑歌,好難受。”躺在他懷里,龍醉兒不安的動了動身體。好熱,渾身像火在燒一般。

    “乖!先忍忍!”云竹曾經在他身上用過一種香料,一般的催情香或者春藥對他都沒用,但懷中的人卻對此沒有半點抵抗力,都怪他,太大意了。

    這也不能怪他,這個宮殿里的催情香無色無味,而且是針對自己用的,他有如何能想到?只怪這個宮主太過變態了點,居然對自己用催情香。

    “呵呵!只要你殺了你懷中的女人,我讓你做我的寵男,保證讓你欲仙欲死。”掃了一眼藍笑歌懷中的龍醉兒,也不怎么樣,就是一沒長大的小妹妹,可惜,臉被藍笑歌擋著沒看到,她還真有些好奇,被這樣的男子如珠如寶對待的女子長何種樣子?

    眼中冷忙一閃,直接一腳將大殿中央的夜明珠踢飛,而床上三個人,瞬間飛了出去,砸在床后的一個柱子上,滾落在地,兩死一傷。

    “將門打開。”若不是為了讓那個女的開門,他一定第一個殺了她。

    掃了眼死去的阿二阿三,宮主眼中流露出一絲惋惜。他兩技術挺好的。

    “你當我傻子嗎?給你開了門我還能活?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沒中我的催情香,但你懷中的女的應該是中了吧!若三個時辰內不解毒,她必死無疑。而且,那個石門只有我會開,你要殺了我,就永遠別想從這個地宮中出去。”挑釁的看向藍笑歌,在她的地盤,還輪不到別人來囂張。

    “是嗎?你真當本王不敢殺你?”藍笑歌最討厭的,便是別人威脅他。

    “本王?你是逍遙王?”詫異的看著前方冰冷的男人,難道他就是逍遙王?傳說逍遙王就是喜歡穿一身紫衣的!

    “開門!”他的耐心已經快用盡了。若她真不聽話的話,他一點也不介意殺了人在找機關。

    “呵呵!居然是逍遙王。如煙此生能見逍遙王一面,也不枉此生了。”微微一笑,不再是先前的妖嬈嫵媚,反而多了份清純。

    掙扎著爬起來,艱難的走到床邊,拉了下其中一個繩子。

    用床上男子的衣服將自己裹了起來,慢慢的向藍笑歌這邊走了過來。

    “逍遙王,門已經開了。對于剛剛的冒犯,如煙很抱歉!那個催情香,我沒有解藥。”說完,如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一般,低下頭去。

    不在多言,藍笑歌抱著龍醉兒離開了這個地宮。對于如煙前后的反應雖然很驚訝,但他現在沒時間多問,因為懷中的人已經很不安穩了。

    “如煙,你這是何苦呢?”藍笑歌走后,一個月白色衣服的男子從先前那個門中走了出來。

    美!很美!這個男子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美!這個男子,就如一塊上好的璞玉一般,干凈澄澈,又如一縷三月春風,暖人心神。病比西子勝三分!蒼白的臉色,讓人心生憐憫,忍不住將他攬入懷中,好好疼惜。

    “苦?你才是!玉,你不該陪我待在這個骯臟的地方。”這里所有的人都是她的男寵,唯有玉不是。

    “將死之人,能陪你一天是一天。”微微一笑,聲音中沒有半點苦澀,仿佛早已看透生死。

    “我不準你說這種話,你不會有事的。”悲傷的看著旁邊身材修長的男子,為何上天要對他這般不公?

    “你的傷沒事吧?”生死于他早就無所謂了,若不是放不下如煙,他恐怕早就自我了斷了。

    “逍遙王很在乎他懷中的人。”不然,她肯定和那兩個男人一樣,死的不能再死了。

    “沒事就好。”逍遙王嗎?不知道他有沒有機會見上一面?在后面,他只聽到前面的聲音,而看不到前面的情況。

    黑夜中,一匹黑色的駿馬載著兩個人一路狂奔,天空中飄揚的小雨,一點也沒影響它的速度。

    “醉兒!”無奈的按著胸前亂動的某人,藍笑歌真的很痛苦。

    “笑歌,我好難受。”淚眼朦朧,龍醉兒一個勁往藍笑歌身上鉆。她好熱!即使清冷的小雨打在她身上,也沒減輕半分熱量。

    “馬上就到客棧了。”他一樣很難受啊!他都有些懷疑,中藥的不止她一個,他也中藥了。若不是下著小雨,他不介意和她打野戰。

    一路狂奔,終于在天亮之前趕到了小鎮上。

    找到客棧,開了一間房,還沒進客房,龍醉兒便暴躁的撕開了藍笑歌胸前的衣服。

    拉住她作怪的小手,藍笑歌立馬進了屋。還真是暴力!

    輕柔的將她放在床上,看著她醉紅的面容,迷蒙的雙眼,藍笑歌眼神暗了暗。

    “醉兒,知道我是誰嗎?”雖然很幼稚,但他還是想知道,她知不知道他是誰!

    “笑歌,我好難受。”聲音中,不自覺的帶上了些哭音。此時的她,腦袋已經不是很清醒,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知道自己很難受,想要向身上的人撒嬌。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她認得他。“乖!一會兒就不難受了。”俯下身,吻上了她嬌艷的紅唇。

    一室綺旎,屋外,雨過天晴,屋內,**還在繼續。

    刺眼的陽光照進屋內,床上的人兒睫毛輕顫,預示著即將要醒來。

    幾睜幾合,迷茫的雙眼打量了下屋內的環境,轉頭,看著旁邊熟睡的人,露出一絲笑意。回想起先前的瘋狂,龍醉兒潔白的小臉霎時緋紅,昨晚她還真不是一般的熱情,她都有些懷疑,那個人是不是她了?

    “醒了!”幽深的黑眸,好似一個無邊的黑洞,誓要將人的靈魂都吸進去一般。

    “嗯!”淡淡嗯了聲,窘迫的移開了眼睛,他的眼睛太有吸引力了,她都不敢直視。

    “呵呵!先去洗個澡。”起身,抱起龍醉兒便往浴桶那邊而去。

    當兩個人下樓的時候,已經過是下午時分了。

    狼吞虎咽的吃了頓飯之后,兩人騎著踏雪朝帝都趕去。現在的帝都,恐怕亂成一團了,其中的熱鬧,肯定不言而喻。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pdfodn.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31wxw8.com

  鄰居小說:定天下 相府主母不好當 紅妝淚:花魁王妃要弒夫 逃妻乖乖讓我疼 總裁之豪門啞妻 重生豪門家族 溺寵——王牌太子妃 腹黑的妖孽們 異界之玄天劍皇 農家釀酒女 拽妃誘拐呆王爺 重生之前妻的誘惑 御寵 盛世纖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重生后宮冷妃 皇家黑道王子部 妙手傾天下 美女請留步 我們是兄弟
  推薦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亂世清歌 鳳殤 邪魅總裁復仇妻 一世輝煌 中醫揚名 美女收藏家 官場預言家 瘋狂御戒 重生之妖孽人生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挂牌彩图